镇江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690|回复: 0

[>>村务公开] 九里的历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4-19 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九里的历史
春秋时,吴国公子季札三让王位,吴国又发生宫廷政变,他就离开京城,隐居到他的封地延陵,躬耕田亩。到公元前505年他83岁时就去世了。季札死后葬在据延陵西九里的高地上,后来这里就叫做“九里”了。为什么墓地选在这里呢?因为这块高地四周较低,四边有几处高地围绕着,像莲花一般地势,风水较好。后来人们仰慕季札的品性高尚,就在墓旁建祠纪念他,就是季子祠。有墓有祠少不了就有守墓人,于是这里就逐渐成为村落。再到后来,季子祠又扩建为季子庙,来进香礼拜的人也就多了起来,于是九里就成了小集镇,又由于滨临香草河,航运便利,周围村庄以种粮为主,所以每当秋粮登场之际,就有粮食商前来九里驻收糯稻,带动市场逐步繁荣,九里也就成为丹阳西南隅重要集镇。所以九里村的历史至少有两千多年。
越王勾践攻灭吴国后,吴国王族宗室遭到奴辱屠戮,而季札后裔远离国都,未曾受害。他们为了缅怀祖先,不忘祖国,就以吴为姓,尊季札为第一代吴氏祖先。(泰伯与周朝王室同姓,所以吴国宗室本性“姬”)
东汉初,光武帝刘秀任命一个二十多岁名叫任延的人为扬州刺史。这任延一到任就慕名来到季子庙拜谒,说明季子庙闻名遐迩的历史相当久远了。这是季子庙有文字记载的最早记录。到西晋太康二年(公元281年)建延陵县。九里季子庙便是县里的重要古迹。以后历朝历代都有记载官府来祭祀季子庙或修建庙宇的碑刻。如:
西晋永嘉五年(公元311年)兰陵刺史殷仲堪来谒季子庙并作碑文。
南北朝梁天监十二年(公元513年)延陵令王僧恕有碑文。
唐大历十四年(公元779年)润州刺史肖定有《改修延陵季子庙记》碑文,是当时著名书法家张从申书写。
唐德宗贞元三年(公元787年)延陵县尉郑播伯有谒庙记。
北宋元祐三年(公元1088年)时因旱灾严重,润州知府杨杰听说季子庙灵验,派员前来求雨,三日后大雨,旱情顿解,杨杰呈请哲宗皇帝赐封,尊季札为嘉贤大帝,敕建嘉贤庙。此后季子庙就改名嘉贤庙了。试想当时有皇帝的圣旨,有多少地方官前来参加盛典,一定是前呼后拥,开锣喝道,旌旗招展,其热闹情景是可想而知了。再加四村八乡老百姓听说九里庙菩萨灵验,于是来烧香求祷的人就会纷至沓来。宋朝时季子庙规模已相当完备,有头山门、二山门、戏楼、献殿、大殿等,四周回廊,后有夫子阁、让王楼。这时九里街的市容初具规模,以季子庙为中心,有东街西街南街北街。
到明清两代,九里季子庙已经是丹、金、徒、句四县之间重要的庙宇。季子庙每有重大修建都有四县黎民百姓的捐款。庙内六十多间廊房和神像都分到各村建造。明朝时让王楼毁于火,是由一位姓贡的人家独资重建的。
唐朝武则天的宰相狄仁杰要毁天下淫祠。当时江南有四座庙宇却得到他重点保护。这四座庙宇是:会稽大禹庙、苏州伍员庙、无锡泰伯庙和九里季子庙。太平天国时,太平军到九里要烧毁季子庙,柴草已经推进大殿准备举火时,了解吴季札的高尚品性,就停止行动了。(九里周氏宗祠就是这时被烧毁的)
先有季子庙,后有九里村;季子庙兴旺了,九里也就繁荣了。所以季子庙的历史就是九里村的历史。那么,说九里村有二千多年历史是一点不虚妄的。
九里村行政区划
清雍正八年,为了加强丹阳四乡治安,九里设步战守军驻防点,一直到清末都有驻防军。宣统年间,丹阳全县评定十个镇,九里是其一。清朝时九里属寿安乡。到民国时期,国民党定都南京后九里设乡公所和警察局,实行保甲制后,九里村200户分为两个保。抗战前,九里乡属二区,区公所在全州。胜利后,九里乡辖区扩展到毛甲抗甲。解放初,原九里乡分为四个小乡。1956年九月曾一度划归金坛县。
九里的地理环境
九里位于茅山山脉褶皱以东,白堍——延陵断裂带以南地带,所以湖塘沟渠特多。同时又是太湖平原湖西和镇宁丘陵山前冲积扇的边缘部分。茅山东北麓地表径流,从通济河、大屯河汇集到这里,每发一次大水,九里四周便白浪滔天,一片汪洋要靠香草河洩洪。若逢天旱年岁,香草河水要靠运河涨潮分流一部分才不致断流。这种情况一直到解放后20年兴修水利工程才改变。
九里的人文建设
第一、九里庙多,九里除季子庙外,还有崇福寺、土地庙、牛郎庙、三茅宫、财神庙。崇福寺原在村东,毁于战火,便改建到季子庙东,与季子庙隔墙相邻,三间三进,后进有观音楼。
第二、桥多:季河桥、咽喉桥、仙人桥、三圈桥、都是石桥。此外,还有分金桥,老木桥,小木桥。其中最值得提的是季河桥。这是香草河从丹阳南门起40里长的河道上唯一的一座石拱桥。建于明代天启年间,有400年历史。原来这里也是木桥,每发一次大水,都得整修一番。延陵昌国寺住持和尚发了善心,亲自出外募化,积累一批资金,再由丹阳一些知名仕绅发起,丹阳县令倡议,修成了这座桥,很有历史价值。
另外,在九里村西的三圈桥也很壮观,三圈相连,如长虹卧波。可惜上世纪60年代为建电灌站须要石料,竟将它拆了。
第三古迹多。谈到古迹首先要提到十字碑。这是唐玄宗时摹刻的。正面是孔子写的“呜呼有吴延陵君子之墓”十个字。孔子与季札同时代人,比季札小37岁,他对季札十分了解。因为得到孔子尊崇,季札便受到历代文人的崇拜,所以十字碑的价值更加可贵了。
其次要说的是沸井。在南北朝时延陵令王僧恕的碑文中就提到沸井:“四井地穴,百沸天涌”。也就是说沸井已沸了一千多年了,现在还在沸,岂不是天下奇观。
再次要说的是马山门。马山门是香草河堤的一道缺口,发大水时就须用闸板堵上,免致河水向南直泻。过去曾有这样俗谚:“马山门一倒,淹到苏州闾门,金坛宝塔尖上捞水草。”可见其形势的险要。解放初,金丹两县曾在九里设“马山门防汛指挥部”。上世纪70年代初三县协同拓浚香草河后,马山门便成为历史的记忆了。
过去文人喜欢咬文嚼字,说九里有八景。八景除上说三项外,还有“百步三桥”(季河桥、咽喉桥、仙人桥三桥在百步范围内)。二龙戏珠,西有七星塘、东有八卦塘、后有拆黎墩。随着人们生产生活的发展,这些古迹景点大都不存在了。
九里的农业
九里一贯是丹阳商业粮生产和出口地区。建国前九里运出的糯稻在无锡粮市上称金坛元稻,每天都有牌价公布。据行家说,用这里的糯稻酿绍兴酒出酒率比别处糯稻高。所以解放前每到秋收季节便有无锡粮商来九里坐镇收购。一般农家都种两种品种稻,种秈稻是为一年的口粮,种糯稻是为了出售,一年的用度就靠糯稻。糯稻收成好坏直接关系到农家经济。
九里的耕作土地大都在香草河以南,这里是洮滆平原,也就是冲击平原,土地深厚,蓄水性强,是青白土,既宜麦又宜稻,而且水利条件好,天旱时香草河水可以从涵洞灌进。香草河以北地区是镇宁山区丘陵边缘地带,土质粘重,比较难以耕种,但特宜栽稻,千粒重超过香草河以南。
九里的农副业,解放前主要是酿酒。糯稻上场用糯米酿酒,酒槽用来喂猪,可以增加粮食的附加值,夏季元麦上场用元麦酿酒,酒槽直接作稻田肥料,所以农家种麦,既重视小麦,也重元麦。
九里农业的耕作制度和使用农具无异于其他地方,但九里的牛车却是丹阳其他地方难得一见的。外地到九里来看到田野里散步一座座尖顶的草蓬不知是何物,又像坟墩,又像蘑菇,而且不论冬夏都能看到,只有走到靠近才能看见原来像凉亭般草亭里还有一个像齿轮般的大木盘。当农忙开始时,再配上其他附件,如眠轴、旱墩、水墩、槽筒等,架上牛就可以戽水。一条牛用一个牧童看管就可以地上十来个劳力车水。像这样的牛车九里就有二十多部。一部牛车可以管三、四十亩稻田的水。所以旧社会牛车田和脚车田的价值都有差距,嫁女儿时都要打听男方是牛车田还是脚车田。
田野里的牛车蓬不但牛戽水时免被烈日暴晒,而且也是人们夏天息凉的好所在。烈日炎炎下,农人干活累了,到牛车蓬里休息一下,抽袋烟、喝口茶,这是牛车蓬里八面来风,特别惬意,甚至有些人家将午饭都送到这里来吃,牛车蓬又是一个午睡的好床。所以九里田野里的牛车蓬可算得上一道独特靓丽的风景。
九里的商业
九里一来依靠季子庙,二来依靠香草河,商业是相当繁荣的,再加上九里的位置除东边延陵镇较近外,向西、向南、向北十几里范围内没有集镇,周围村庄要买日用品都是来九里。所以在季子庙前百米长的街道,拥挤着七八家茶馆,六七家杂货店,三四家饭店。中药铺有过三家,至于铁匠铺、木匠店、竹铺、圆木作、成衣铺、理发店等服务业样样俱全。清朝时九里就通邮班,民国时有邮政代办所,客船载客去丹城每天两班经过。每当农闲季节或秋收登场时,街上行人熙熙攘攘,茶馆酒楼座无虚席,而春季茅山香纸,更是香客络绎不绝,季子庙内香烟缭绕,钟鼓齐鸣。
谈到九里的市场,春季的三个集场也给九里带来很大商机。从前九里人曾经有这种说法,九里的饭店只要做三个集场的生意就够吃半年,可见其红火。
第一个集场二月初八(农历,以下同),这本是三帝庙的集场。三帝庙坐落在九里西边旷野里,尽管当天庙里香火兴旺,但集市却在九里街上。这集场以买卖挑箕畚箕为主,这是农家春耕开始运肥必不可少的。
第二个集场三月初六。农家用的竹篙、木器、铁器样样都有。买卖也特别热闹,每当下午集场散场时,回去的人差不多肩扛、手捏着集货,由九里四散而去。这集场还有牛市,几亩大的场上栓满了牛,三月初六集场已被列为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
第三个集场四月十三。这个集场是当地最后一个集场,农具再不买就无处可买了。尤其是蓑衣,农家没有蓑衣就耽误插秧,还有窑货,是贩户直接从宜兴船载来的,农家用的缸、盆、罐、钵应有尽有。因为运输成本低,九里窑货比别处便宜,即使集场过后也可以卖到夏收大忙。
九里集场热闹还由于三个集场必定有一个集场唱大戏。少则三场,多则五场。从集场前一天开始,唱戏请戏班的钱如二月初八三帝庙有庙产田亩收入,三月初六靠商家集资,旧社会农村难得有戏看,自然会轰动四乡八村的人蜂拥而来。
除此之外,九里集场还有一个热闹景象。集场的旱天晚上,季子庙崇福寺有大批的老年妇女来念佛作桩。许多妇女和斋公分组聚集在一起敲打乐器念经号佛,要坐整整一夜,这叫“坐桩”。
九里的赛神会
从前,九里正月半的赛神会可说是丹阳四乡最出色的一次盛会。从这每年一次的大型文体活动中可以看出九里人的组织力、凝聚力和荣誉感。据文献记载,这赛神会古时是在四月十三举行的,为的是庆祝季札的生日,后来由于农历四月十三接近夏收大忙了,所以改为正月半。正月十四“小出”,十五“大初”,轰轰烈烈闹腾两天。
九里赛神会的序幕从正月初三早晚两次打转锣鼓就拉开了。清晨和黄昏按着一定的节拍在村上按一定的路线敲打一番,酿造一种欢庆的气氛。到初八晚上不光敲转锣鼓,还有祀人斫刀,就是有个神汉(乡人叫祀人),上身脱膊,拿两把磨得明晃晃的砍刀,在季子神像前,刀安在身体上,一面跳一面用这边手的刀砍那边手的刀的刀背,从额头、颈、肩、背、腹和两臂依次的砍。祀人斫刀时敲锣鼓的人一面敲一面呵呵的喊,形成一种震慑肃穆的气氛。在季子庙做过仪式后再蜂拥到其他几处照样做一次,最后回到季子庙结束,据说这就是古代人祭的风俗。
祀人斫刀到十二日晚上结束,十三日晚上要敲一夜转锣鼓,不仅在村上敲,还到田野里去转着敲,到十四日上午,赛神会就正式开始了。十四、十五出会形式相同,但去的路线不同,队伍的排列也有一定的秩序。打前站的是三个铳手,每到一处得放三声号炮。队伍最前面领头的是四位穿长袍马褂的老人,他们各提一盏大灯笼,其次是四个敲开道锣的,接着便是扛着写着“肃静”、“回避”“昭德侯”等字的硬头牌,再后面是举着锡制的斧、戟、矛、锤(装着长柄)的队伍,再后面是绣着各种图案的彩缎旌旗。接着便是抬着整猪整羊的各种供桌,最后一张供桌是嘉贤大帝的神位。
跟着供桌的便是各项文体表演了,由一位舞流星锤的开道,后面有棍棒队、大刀队、双推车、叠罗汉和舞狮队。九里的舞狮队可说是闻名遐迩,经常被各地请去表演。
队伍最后是抬着的两个神像,这两个神叫催纲,一个是戴着官帽的文官打扮,姓李,拿着铜锤,一个是插着雉翎的武将打扮,姓杨,举着斧,体型有七八岁小孩般大,坐在圈椅上,两边扎着杠子抬着,由十几个精壮汉子抬着跑,打锣鼓的跟着敲,这是队伍中最威武的一簇。
正月半两天会闹腾过以后,到正月十八旧县村的会又出到九里来了。旧县有座城隍庙,旧县人将城隍的神座抬来九里朝歏嘉贤大帝。队伍也有罗汉、舞龙灯等表演节目。旧县为什么有城隍庙无处查考,据说,古时延陵县有东西两个县治,后来延陵县撤消了,西边的治所就叫旧县。
到清明后菜花盛开之时,珥陵越塘那边又有会出来九里。神像是人装扮的,戴着白面具,坐着白马,进了季子庙后下马,庙里道士给他准备一张高凳坐在嘉贤大帝面前。另外还有一名童子背着卷轴骑一匹黑驴,跟在白面神后。究竟是什么神来朝拜嘉贤大帝不得而知。从这神文质彬彬的相貌来看大约是位清正廉洁的地方官。
到立夏节,田里麦子已长的很高了,这天延陵彪塘那边的会又“出”来九里。神也是人扮的,戴着大红面具,穿上红袍,坐在一张宽大的红座位上,由八个人抬着。这神一进马山门就站在神座上两只长袖就舞动不停。九里人说这神是瘟神,被他的袖子舞着有晦气,所以看得人都躲得远远的。这神抬进季子庙嘉贤大帝面前,使劲的大舞一阵,便颓然的倒在座位上,很快抬到沸井边卸装。实际上这神不是瘟神,据说是位忠臣被奸臣害死,他有冤屈来向嘉贤大帝申诉的,他两手乱舞就是表达他内心怨愤的。
为什么别的村的赛神会要出到九里来?主要有以下几个缘故。一、九里季子庙是地方上最大的;二、在神的等级中,大帝的品级大约是最高的;三、吴季札的道德学问自古以来就受人崇敬,司马迁《史记》中吴泰伯世家重点记载了他的事迹,影响一直传承二千多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论坛管理制度|小黑屋|手机版|免责声明|镇江论坛 ( 苏ICP备05002936号  

GMT+8, 2019-9-20 11:51 , Processed in 0.09628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