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Alfred8

[焦点网评] 《名巷掌故》知识产权属于李赞扬,是镇江城市文化遗产可以公共传播

[复制链接]

105

主题

1

好友

4585

积分
     

营长

Rank: 6Rank: 6

UID
1219492
精华
0
积分
4585
在线时间
227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7-22
发表于 2018-7-20 10:47
马棚巷【寻常巷陌】一书节选。编辑前的原始稿
.



.掌故:清代马棚是骑兵的一个最基层的编制,马棚巷是由执勤马厩而演变成的地名。
马棚巷,在磨刀巷的南面,东至斜桥街,西至宋官营。
这马棚巷,起源于清代,它也是随军匠役的住所,只不过是专门为军队的马匹服务的。有人说,这“马棚”一词是清代管理军马的官名,是职务的称谓。这说法我没查到文字记载。不过在马棚巷的南端,有个巷子叫“西府街”,这西府街是清代“西协领衙门”。“协领衙门”就是管理骑兵的机构,在这个机构下面设立管理马匹的单位,这就比较好解释了,这应该是一个“值勤”马厩。也就是官员办公的附设单位。在人烟稠密的城里,设置一个马棚,我只能这样解释。我现在记录在此,供后人考证。
古代军队使用马匹的数量非常庞大,这些马匹的饲养和疗病全部要靠后勤人员。服务军队的马匹需要马鞍、马蹬;需要定期更换马掌,这马掌、马镫是用铁打的,马鞍需要皮革和木材,一个上万人的骑兵部队,需要的军用物资,数量非常惊人。50、60年代,在镇江城郊结合部,都能够看见这些专门钉马掌的铺子,我小时候曾经看到镇江的手艺人换马掌的全过程,马掌师傅用铁片打制好马掌,然后把坏掉的马掌的钉子给拔下来,再用大板刀顶着肩膀修整马蹄,把烧红的马掌在马蹄上烫个印子,然后用钉子给钉上。整个过程蛮复杂的。多少天要更换一套马掌,要看具体磨损的情况。这与行程多少、路况、负重等诸多因素有关。即使马掌基本完好,每隔2个月也要修理一次,因为马的四个蹄子的生长速度并不是均匀的。
我再说说“马棚”匠役中骟马的手艺人。骒马一般每21天发情一次,时间持续7天左右。公马驹子成熟后,一般脾气较大,性情暴烈,一旦见到发情的骒马(雌马)后,则难以操控,不易骑乘。而经过匠役“骟”过马的性情稳定、温顺,胆子大,且没有"杂念",会一心一意地在军队中"当牛做马"。所以古代骑兵的公马,要经过“骟”以后才能正式服役。
在地方典籍上看到一些资料,记载顺治12年,镇海大将军石廷柱率领清军驻扎镇江,兵额3000;乾隆28年,镇江旗兵有1642人,配备步,炮,匠役家属达5000。这些匠役随军驻扎在镇江,带来了各种手工业技术,传授各种技能,繁荣了镇江经济。上世纪60年代初,我父亲作为国民党留用人员,下放到人民银行办的财贸农场劳动改造,我在那里看到农民骟马的全过程,那地方的农民不但会骟马,而且会骟羊骟鹅,骟过的羊和鹅长得快,长得健壮。这些是不是和当年这些匠役带来牲畜养殖技术有关,就不知道了。那里的农民说,镇江马匹比驴子多,这马匹多是军马的马驹子长大的。清朝灭亡以后,散养在七里甸、缪家甸一带的军马三文不值二文,被这些旗人买给了农民,所以那地方的马匹比驴子要多。三年自然灾害期间,饥荒波及到镇江的城乡,许多人被饿死,还冒出不少吃人肉的传言。那艰难的岁月,我的父亲从农场经常悄悄带回家一些马肉,原来乡间的农民经常给生产队的马喂一些致病的草药,让马得病,然后就以马匹得了大病的名义,宰杀生产队的马匹以度饥荒。爸爸的农场天天有肉吃、有山芋吃,这让我非常羡慕,有一天,放学以后,我说服我的小姐姐,两人从西门桥跑几十里到七里甸,跑到深夜迷路了,一路嚎啕大哭,好心的农民听说是到农场找爸爸的,把我们送到财贸农场,深夜,父亲见到我们姐弟俩非常惊讶,没责骂我们,他理解孩子的饥饿,竟然让我们喝了许多马肉汤,第二天清晨,那里的人还用酱油瓶灌了一瓶肉汤让我们带回家。
清代铁骑兵,曾经的金戈铁马、征战万里,最后饮马长江,入主中原;曾经有过战无不胜的神话,最后的战马,散放在七里甸、缪家甸一带,成为饥民果腹度荒食物,历史的故事浓缩成城市的地名,成为老百姓的谈资,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老故事。

229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UID
1239730
精华
53
积分
16341
在线时间
647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7-23
发表于 2018-7-20 12:2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8-7-20 12:53 编辑

什么叫“铜豌豆”精神?
这非常明显:不给抬举,不给打压。也就是说好话坏话都不听。必须培养独立工作,独立学习,独立生活的能力。必须精神充实,积极向上,团结进步力量有力,自身文化提高显著并不止。
否则都不算知识份子,什么证书都是假的!

想靠近,想贴脸,想粘都是硬性错误。我去过多次北京,而且还要去。但我从来就没把“上封”放在眼里,“跑官要官更加是荒谬的事。”
我要抽空去写卢沟桥抗战和《东方欲晓》里面的事,国际散文。我去中央还跟在我后面服务,我去找他们“提拔”有可能吗?他们还跟在我屁股后面呢!

105

主题

1

好友

4585

积分
     

营长

Rank: 6Rank: 6

UID
1219492
精华
0
积分
4585
在线时间
227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7-22
发表于 2018-7-20 13:01 |显示全部楼层

马棚巷【寻常巷陌】一书节选。编辑前的原始稿
.



.掌故:清代马棚是骑兵的一个最基层的编制,马棚巷是由执勤马厩而演变成的地名。
马棚巷,在磨刀巷的南面,东至斜桥街,西至宋官营。
这马棚巷,起源于清代,它也是随军匠役的住所,只不过是专门为军队的马匹服务的。有人说,这“马棚”一词是清代管理军马的官名,是职务的称谓。这说法我没查到文字记载。不过在马棚巷的南端,有个巷子叫“西府街”,这西府街是清代“西协领衙门”。“协领衙门”就是管理骑兵的机构,在这个机构下面设立管理马匹的单位,这就比较好解释了,这应该是一个“值勤”马厩。也就是官员办公的附设单位。在人烟稠密的城里,设置一个马棚,我只能这样解释。我现在记录在此,供后人考证。
古代军队使用马匹的数量非常庞大,这些马匹的饲养和疗病全部要靠后勤人员。服务军队的马匹需要马鞍、马蹬;需要定期更换马掌,这马掌、马镫是用铁打的,马鞍需要皮革和木材,一个上万人的骑兵部队,需要的军用物资,数量非常惊人。50、60年代,在镇江城郊结合部,都能够看见这些专门钉马掌的铺子,我小时候曾经看到镇江的手艺人换马掌的全过程,马掌师傅用铁片打制好马掌,然后把坏掉的马掌的钉子给拔下来,再用大板刀顶着肩膀修整马蹄,把烧红的马掌在马蹄上烫个印子,然后用钉子给钉上。整个过程蛮复杂的。多少天要更换一套马掌,要看具体磨损的情况。这与行程多少、路况、负重等诸多因素有关。即使马掌基本完好,每隔2个月也要修理一次,因为马的四个蹄子的生长速度并不是均匀的。
我再说说“马棚”匠役中骟马的手艺人。骒马一般每21天发情一次,时间持续7天左右。公马驹子成熟后,一般脾气较大,性情暴烈,一旦见到发情的骒马(雌马)后,则难以操控,不易骑乘。而经过匠役“骟”过马的性情稳定、温顺,胆子大,且没有"杂念",会一心一意地在军队中"当牛做马"。所以古代骑兵的公马,要经过“骟”以后才能正式服役。
在地方典籍上看到一些资料,记载顺治12年,镇海大将军石廷柱率领清军驻扎镇江,兵额3000;乾隆28年,镇江旗兵有1642人,配备步,炮,匠役家属达5000。这些匠役随军驻扎在镇江,带来了各种手工业技术,传授各种技能,繁荣了镇江经济。上世纪60年代初,我父亲作为国民党留用人员,下放到人民银行办的财贸农场劳动改造,我在那里看到农民骟马的全过程,那地方的农民不但会骟马,而且会骟羊骟鹅,骟过的羊和鹅长得快,长得健壮。这些是不是和当年这些匠役带来牲畜养殖技术有关,就不知道了。那里的农民说,镇江马匹比驴子多,这马匹多是军马的马驹子长大的。清朝灭亡以后,散养在七里甸、缪家甸一带的军马三文不值二文,被这些旗人买给了农民,所以那地方的马匹比驴子要多。三年自然灾害期间,饥荒波及到镇江的城乡,许多人被饿死,还冒出不少吃人肉的传言。那艰难的岁月,我的父亲从农场经常悄悄带回家一些马肉,原来乡间的农民经常给生产队的马喂一些致病的草药,让马得病,然后就以马匹得了大病的名义,宰杀生产队的马匹以度饥荒。爸爸的农场天天有肉吃、有山芋吃,这让我非常羡慕,有一天,放学以后,我说服我的小姐姐,两人从西门桥跑几十里到七里甸,跑到深夜迷路了,一路嚎啕大哭,好心的农民听说是到农场找爸爸的,把我们送到财贸农场,深夜,父亲见到我们姐弟俩非常惊讶,没责骂我们,他理解孩子的饥饿,竟然让我们喝了许多马肉汤,第二天清晨,那里的人还用酱油瓶灌了一瓶肉汤让我们带回家。
清代铁骑兵,曾经的金戈铁马、征战万里,最后饮马长江,入主中原;曾经有过战无不胜的神话,最后的战马,散放在七里甸、缪家甸一带,成为饥民果腹度荒食物,历史的故事浓缩成城市的地名,成为老百姓的谈资,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老故事。

229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UID
1239730
精华
53
积分
16341
在线时间
647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7-23
发表于 2018-7-20 19:3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8-7-20 19:37 编辑

                                                                                         《明白了》
    话说有一天,日资企业的小李去日本老板办公室领工资。日本老板虽笑脸相迎,他却还是吓得坐在地上了。为什么呢?日本老板的办工作上方挂着一幅日本书法作品,上面写着两个字“顽張!”。小李爬起来就去报案说:“日本人过去侵华还不够,如今到中国来开办企业居然在办公室挂‘顽張’两个字。日本人是何等顽劣嚣张啊!”
     日本老板对小李的举动也大为不解,就请来了日语翻译。翻译知道后大笑起来。在日语中“顽張!”表示“努力吧!”并不是汉语里“顽劣嚣张的”意义!日本人之间打招呼都用“顽張!”。
      后来政协和外办来做工作说:“你能不能不要在中国挂日本书法,歧义大了!相似的文字不是同一个意思!”

105

主题

1

好友

4585

积分
     

营长

Rank: 6Rank: 6

UID
1219492
精华
0
积分
4585
在线时间
227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7-22
发表于 2018-7-21 10:34 |显示全部楼层
王家巷【寻常巷陌】一书节选。编辑前的原始稿
掌故:镇江城外最古老的巷子,北宋宰相王存故居,区域内竟然有30多条巷子都叫王家巷。
.
王家巷,在镇江城外电力路以西,它是镇江最古老的地名之一,它距今大约已经近千年的历史了,元至顺志上就有记载,其源于宋代宰相王存旧居。在文化大革命中,红卫兵认为王家巷和帝王将相有关联,触犯革命者大忌,遂改为“长征巷”,时间不长,其地名又改了过来。
王存,字正仲,丹阳人。少时求学于江西,历时五年始归,为古文数十篇,人称赏之。庆历六年进士,调嘉兴主簿,擢上虞令,除密州推官。治平中,入为国子监直讲,迁秘书省著作佐郎,历馆阁校勘、集贤校理、史馆检讨,知太常礼院。元丰元年,为国史院编修官,修起居注。一年后,知制诰,同修国史,兼判太常寺。五年,迁龙图阁直学士,知开封府。改兵部尚书,转户部尚书。元祐二年,拜中大夫、尚书右丞。三年,迁左丞。出知蔡州,移扬州。召为吏部尚书,复出知大名府,改杭州。绍圣初,以右正议大夫致仕。建中靖国元年卒,年七十九。
镇江地名录载:王存元祐二年拜尚书右丞,迁左丞,以资政殿学士,知扬州,晚年在此建室定居,九十九岁故。葬于镇江五州山。王存曾有闲居诗云:族居自买百间屋,月赐官糜六万钱。
王存性宽厚,不为诡激之行。其《子陵钓台》诗“古木苍烟鸜鹆噪,清波白石鹭鸶飞。山中秋色香粳熟,垅下朝寒赤鲤肥。何事夷齐耻周粟,一生憔悴首阳薇”,抚今吊古,议论不激不随。《全宋诗》卷六一七录其诗十一首。《全宋文》卷一五一六至一五一七收其文二卷。事迹见,何幕《王学士存墓志铭》《宋史》等。
我住王家巷十多年,感觉到这古老的巷子有许多让人不解的地方。一是王家巷它不是一个单纯的巷道,它是一个四方城,由四条路分东南西北把它和其他地方分割开来,它的北面是大西路,西面是宝塔路,南面是新马路,东面是电力路,王家巷就坐落在这个四方城的中间。二是这个四方城中30多个大小纵横的巷子全部叫王家巷。三是这四方城中间还有一个四方城叫“王家巷小学”。
这王家巷小学解放前就存在了,我曾经问过这个学校的校长,他告诉我,这学校的前身就是王家祠堂,学校西面的围墙上有块石碑,说的就是王家祠堂的事情。还有老人说,这王家后来败落了,房子卖给了严氏,变成了严氏祠堂。
在这个学校的西北角,还有一个庙,老人说是王丞相庙。我怀有好奇,曾经仔细地看了这个庙圆门上的石匾,好像是地藏菩萨庙。这个庙门前有一口水井,进入庙里,看见墙壁、屋顶都有烟火熏黑的地方。
这个庙在解放以后成为民居,里面住了好几户人家,现在在花山湾地方,我经常还碰见那庙里的住户。
王家巷最让人质疑的就是,一个宰相的府邸怎么建在城外?!
那么就有一种可能,北宋时候,镇江的城池可能比明清时候还要大,要么,王家巷地名和宋丞相王存没有关系,地方志上的记载可能有误。这个谜可能只有通过考古发掘才能解开。
这个巷子有个地方曾经叫共舞台,就是在巷子北面空地上曾经有杂耍表演,我在60年代初看见过这形式的表演,但是表演结束以后,那家人竟然在空地上搭了个草棚住了下来,变成了王家巷的永久居民。
这王家巷当年最大的统治者是居委会主任,这万人之上的女主任的确与众不同,非常威风,那年头居委会管的百样工作,人称小巷“总理”。这主任虽然当年也只有30出头的样子,十多年看见她,真没见她有过笑脸,每次在巷子里巡视,前后总跟随一群人,那年头在老百姓眼里真不是一般的有权。救灾救济、小孩减免学费、劳动就业、管理四类分子、抓阶级斗争、出示身份证明、外调、爱国卫生运动......都得她批准参与。1967年,上海天津等城市发生冲击居委会主任的严重情况,没多久,王家巷居委会主任就受到冲击,居委会主任被有些人剃了花头,家里所有的财产被拖到王家巷小学的操场焚烧,这是镇江第一个受到冲击的居委会主任,我目击了这一事件全过程。
到1985年前后,王家巷在城市改造拆迁中开始了它脱胎换骨的大变化,老巷子现在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回想当年,镇江最大的巷子不是万家巷,而是王家巷,巷子里面有上千户居民,上万的人口。这样的地名形式,镇江唯一,全国恐怕也少见。
镇江最大的巷子不是万家巷,而是王家巷,巷子里面有上千户居民,上万的人口。这样的地名形式,镇江唯一,全国恐怕也少见。

105

主题

1

好友

4585

积分
     

营长

Rank: 6Rank: 6

UID
1219492
精华
0
积分
4585
在线时间
227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7-22
发表于 2018-7-21 10:37 |显示全部楼层

.
汪再非作为行业人士,告诉法官:【寻常巷陌】属于汇编一类的书。

汪教授平时没一句真话。法庭上竟然胡言乱语,诓骗法官。请公众判断一下,这些文章是方志地理类,还是汇编一类。作为教授身份的行业精英,应该知道图书分类的严肃性。

点评

Alfred8  肯定不属于汇编,法官会那么文盲吗?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21 14:50

229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UID
1239730
精华
53
积分
16341
在线时间
647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7-23
发表于 2018-7-21 14: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8-7-21 15:00 编辑
失聪老人 发表于 2018-7-21 10:37
.
汪再非作为行业人士,告诉法官:【寻常巷陌】属于汇编一类的书。

肯定不属于汇编,法官会那么文盲吗?有史志内容的不代表就是汇编材料。汇编没有原创点,也就是没有作者的感受,寻觅,追溯,追寻等等。
汇编是按照一定的目的重新编排史料。
“这王家巷小学解放前就存在了,我曾经问过这个学校的校长,他告诉我-----”
“我怀有好奇,曾经仔细地看了这个庙圆门上的石匾,好像是地藏菩萨庙----”
“王家巷最让人质疑的就是,一个宰相的府邸怎么建在城外?!-----”
“我在60年代初看见过这形式的表演,但是表演结束以后,那家人竟然在空地上搭了个草棚住了下来,变成了王家巷的永久居民----”
这主任虽然当年也只有30出头的样子,十多年看见她,真没见她有过笑脸,----
等等。
以上大篇幅内容完全不是汇编而是原创点。
若汪再非连这个都看不出来,那么他不仅教授是假的,而且直接就是文盲。若他不是文盲,其性质就更加严重!
我是语言学专业。通几国语言也是小意思。

229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UID
1239730
精华
53
积分
16341
在线时间
647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7-23
发表于 2018-7-21 15:0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8-7-21 15:19 编辑

没想到江大所谓“法律精英”不过是些混世魔王,连汇编和原创都看不出来。
如何有脸面再招生呢?大白天说梦话,还所谓“法律精英”
你拿出来公示,我们绝对专业!公审!
若江大出版社用原始原创稿件编辑,使其丧失原创特性。汪再非若说汇编没有原创知识产权,也就是说江苏大学出版社对《寻常巷陌》一书没有知识产权。而并不能改变原创作者对著作权的享有。(普法)
“编辑和编辑部门均不能享有知识产权。”这是最基本的法律常识!!!
你必须尽可能向社会公开情节。著作权并非是印刷提成问题,这个你的认识是错误的。但出版社无权跳过原创作者私自印刷。也就是说作者不同意出版就不能出版,不同意改动就不得改动,不同意评奖就不得用于评奖!这个同出版社有没有编辑资质无关。农民有种田资质,他能在城市客厅种地吗?

229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UID
1239730
精华
53
积分
16341
在线时间
647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7-23
发表于 2018-7-21 15:2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8-7-21 15:49 编辑

公开资料,不准靠拢,不准发私信,不准传话,不准授意,杜绝约谈谈话!!!!
大学最大的资产是信誉,若自己一方面在整顿学风,另一方面在盗窃,抄袭,剽窃社会知识财富是说不通也不合法的。
也就是说官司输了,江大最大的损失是名誉而不是金钱!
我也从来和江大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不是江大学出来的。有人居然用图片牵强,其行为是同样的违法的。

法律注重事实,请拿出事实并就事实相关内容讲话!
你必要妥善保管原稿,并多复印留存!
存在字迹比对可能性。

229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UID
1239730
精华
53
积分
16341
在线时间
647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7-23
发表于 2018-7-21 15:51 |显示全部楼层
大学最大的资产是学风。若大学扛着“品牌”自己把学风做歪。这个大学整个一套班底全部要换!!!!

229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UID
1239730
精华
53
积分
16341
在线时间
647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7-23
发表于 2018-7-21 16: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8-7-21 16:24 编辑

抓风气,抓事实。我认为法院不应该在乎江大上诉之可能性。
法院不会应为丧失官方而丧失权威,法院只会因为丧失人民而丧失一切。请看看你的招牌“人民法院”
所以不应该在乎所谓“江大实力派”。那个是唬人的东西!
若法官是江大毕业生,若你的母校在案件中是非法的,请你判处母校败诉!!!!这才是你的职业生命!

229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UID
1239730
精华
53
积分
16341
在线时间
647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7-23
发表于 2018-7-21 16:2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8-7-21 16:32 编辑

递一句话?使一个眼色就抓!!!!法律职业素养--心无傍物。

229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UID
1239730
精华
53
积分
16341
在线时间
647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7-23
发表于 2018-7-21 20: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8-7-21 20:37 编辑

不是无情不徇私情,不徇私情不是无情!

典型不是汇编的性质。汇编指按照一定的意图将现存资料以一定逻辑顺序编排。公示的文章中有大量作者本人的主观意图和原创个性的表述,没有任何汇编特点。
若说以上篇章是汇编,那等于是大白天说梦话!
汪再非以假教授的身份,还要指望全镇江人民都是文盲,而且都慑于他的“威信”不敢说话,那么他就大错特错了。不管他是哪一级干部,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我才不在乎他是什么“中常委”!也就是说,我有能力将权力因素排除在外,这绝不是空话!是极为强悍的!

中国是光明的,是不负革命胜利的!

229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UID
1239730
精华
53
积分
16341
在线时间
647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7-23
发表于 2018-7-21 21:3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8-7-21 21:36 编辑

绝对有最强大的实力,绝不是寄生于官僚体制,绝不用寄人篱下的言辞!绝不容许挑战光明!我们是整个中国的主人。

229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UID
1239730
精华
53
积分
16341
在线时间
647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7-23
发表于 2018-7-21 21:4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8-7-21 22:08 编辑

国际文化原创翻译欣赏:这就来一段
                                                                                  篇章翻译练习(1)【无参考】
                                                                                                 頑張る
                                努力吧!
        「頑張る」は、日常生活によく使われますが、外国人にとって分かりににくい言葉のひとつです。
   まず、「がんばって」は、肉体的 精神的に疲れているひと、おちこんだり落胆している人、元気のない人、あるいは闘志を失っ人を励ますときに使われます。例えば、親などをなくした友人を慰め、励ますときに「余り気を落とさないで、頑張ってください」のように使います。
   次に、あいさつとして使われることがあります。例えば、この例では「頑張って」と言ったとき、何をどう頑張れというわけでもなく、単なるあいさつとして口にしたに過ぎません。
   一般に、日本人は誰かが一生懸命に何かをしているときに、その懸命さを高く評価、また、大変な事をしているときに、相手に同情を表し、そのことによって相手に同情を表し、そのことによって相手とのよい関係を築こうとします。
          “努力吧!”这样的话也常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其成为了外国人难以理解的用语之一。
          首先,这样的话是对精神和身体疲惫者用的。对感到灰心的人,精神不振的人,丧失斗志的人使用。用来激励他们。例如趋向于对无亲无故的人用以安慰,在激励时说:“不要灰心丧气,请努力吧!”
          其次,也有用来打招呼的。例如本文开头那样说,并非是在要求人为了什么事如何去努力。它只不过是单单打个招呼罢了。
          总的来说,不管是谁也无论他在为什么而拼命努力,日本人都会对其顽强努力高度评价。即便有人干得糟糕透了,为了表达对对方的同情,为了表达就这件事而言对对放的同情,为了在这件事上构筑与对方的关系,日本人也会说:“努力吧!”
        したがって、誰かが深刻な状況にあることを聞いて、単に黙って聞いていたり、あるいは「そう。大変なですね。」で会話を終わらせてしまうのは、失礼であると考えられています。
  日本語では、このような状況では相手に同情の気持を表すだけでなく、励ましの言葉を掛けなければなりません。例えば、「そうですか。大変なですなーーー。でも、余り難しく考えないて、頑張ってーーー」などを使います。
  ここで使われた「頑張って」は、単なる社会的エチケットではなく、相手に対する自分の真の同情の気持を表すしています。
  「頑張って」について、例外として注意し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のは、若者たちが親しい友人に「頑張って」を「じゃあね」、「バイバイ」,[さょなら」と同様、単なる別れの言葉として使っていることです。つまり、「がんばって」は別れの言葉の二つの機能を持っているのです。このことを外国人は理解していないことがあるので、その使い方に二種類あるということをまいかくにしておく必要があります。
      为此,有谁想深入了解一下,就简单说来听听吧。若对话以“这也做得太糟糕了!”结束会话,会被认为非常没有礼貌。
      在对方做得不好的情况下,日语要不仅表达对对方的同情,还要使用鼓励的言辞。例如,“是这样的吗?糟糕。别把这事想得太难,请努力吧。”他们会这样说。
      如此使用的短语“努力吧!”并不单纯是一种社会礼仪,它也表达出自己对对方真切的同情。
     有关“努力吧!”,还有种例外得加以注意。年轻人对亲友说出的:“努力吧!”要用“再会!”“再见!”“再见了!”等道别的话来对答,这同样单纯是个不同语汇的选择使用问题。也就是说“努力吧!”作为作为道别用于其功能有两重性。有外国人对这样的事不能加以理解,为此对这一语汇的双重性就有必要进行判断。

                                                                                     篇章翻译(2)【无参考】
                                                                                 地震 雷 火事 おやじ  
                             地震 雷电  火灾   父亲

  大正十二年の関東大震災は、死者および行方不明十万六千人、負傷者五万二千人、損傷家屋六十九万四千户に及ぶ災害をもたらした。経済上の損害は百億円(今のお金で数兆円)にも達したと言う。
  災害の中でもとりわけ地震が恐ろしいのは、予知の方法がないことにもとづく。科学がずいぶん進んだようでも、まだまだ地震を予知して被害を食べ止めるところまていない。何月何日の何時何分に大地震が起こる、などというデマ飛ぶと、気象台にジヤンジヤン問い合わせの電話が来る。気の早いものは避難の準備さえ始める。地震の恐ろしさがひとびとの心にしみこんでいるからである。俗に、「地震、雷、火事、おやじ」と言われるように、恐ろしいものの代表として地震がまず筆頭にあげられるのは当然であろう。
      それに続くのが雷と火事で、最後におやじが来る。雷と火事が恐ろしいのもよく分かるが、最後におやじが顔を出のはちょっと変な感じがする。ほかにも恐ろしいものはいくらでもありそうなのに、わざわざ「おやじ」を持ち出したのはどういうことだろう。単に七五調子を整えるためだとも、取り合わせの妙をねらっものだとも取れる。しかし、 おやじの恐ろしさには、案外地震など通じるものがあるのかもしれない。
  大正12年(1923年),关东大地震,死亡和下落不明者达10万6千人,伤5万两千人,69万4千户受到居家房屋损坏之灾。据说经济损失达百亿日元(以当今比值计算其金额达到数兆日元) 
  灾害中,地震尤为令人恐怖,还没有事先预报的办法。即便科学非常先进,却还远远没有达到预报地震以完全避免受害的地步。有关何年,何月,几时,几分会发生地震的谣言乱飞。不断有人打电话来地震台询问确认,那是为了尽早开始进行避难准备。对于地震的恐惧已经深入每一个人的内心。俗话说:“地震,雷电,火灾,父亲。”作为恐怖事物的代表,将地震专注于笔头是理所当然的。
      接下来是雷电和火灾,最后一个为父亲。人们虽能够很好地理解为什么雷电和火灾是恐怖的事物,对把父亲排在灾害的最后一个却感到非常奇怪。世上还有很多其它恐怖的事物,却特意把父亲那出来,这是为什么呢?兴许单是在做了个大概的整理后,为了迎合某个妙用才这么说的。然而父亲的恐怖之处在于他引发了另外一种地震。
      日本人の天災観をある人は「一過性」と評した。一度過ぎてしまえばそれでおわりということである。天災ということものは、その恐ろしい一瞬さえじっと耐えれば、あとにまた平和がやってくるのだから、くよくよすることはないという?いわば楽天的な天災観だそうである。
  地震や雷は一瞬のできごとだ。火事も燃えてしまえばそれまでで、後々までおそろしい思いをすることはない、おやじが怒るのも、母親がいつまでも愚痴を言い続けるのと違って、一度「バカッ」と怒鳴ればそれで終わりだ、という点では一過性と言えるのかも知れない。
      日本有人认为天灾是一过性的。一度忍受便过去了。所谓天灾,它的恐惧在一瞬间忍受过后平静就会来到。为此没有必要耿耿于怀。这就是所谓乐天派天灾观。
      地震和雷电是一瞬间的事。火燃烧起来也是这样,发生以后就不必想到恐惧。同母亲不断的唠叨不同,父亲发火愤怒地责骂一声就完结了。在这一点上也可以说是一过性的。

日文出自南开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公共发行出版物。对文化饥渴的大众来说,就是要利用一切途径传播文化。但尽可能标注作者。
第一段来自北京师范大学著名日语教授赵玉柱编著《我的第一本日语阅读书》第二段来自南开大学出版社《标准日本语同步辅导》中级。


229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UID
1239730
精华
53
积分
16341
在线时间
647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7-23
发表于 2018-7-21 22: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8-7-21 22:17 编辑

任何大学都没有文化垄断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实施教育普惠制。金山网是国家开办的普度大学。只准传播文化,不准吵闹哄抬哄压!

从世界巨著到镇江风情的多国语言文化,我们把金山网已经变成了全国最丰富向上的网络空间。而且全部都有原创点,不是转载而已。


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南京师范大学,江苏大学等等的网络图书馆,他们全部都是转载,没有原创点。
我们已经远远超越了他们。

229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UID
1239730
精华
53
积分
16341
在线时间
647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7-23
发表于 2018-7-22 06:12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肯定有走在全国最前列的地方。毫无疑问。

944

主题

9

好友

6万

积分
     

副总司令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UID
467697
精华
31
积分
62823
在线时间
9160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7-23

热心会员

发表于 2018-7-22 06:14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假名片假名学的真的好,歪呢故得,哟西。

229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UID
1239730
精华
53
积分
16341
在线时间
647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7-23
发表于 2018-7-22 07:3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8-7-22 08:40 编辑
随便走走 发表于 2018-7-22 06:14
楼主假名片假名学的真的好,歪呢故得,哟西。

日语作为一种粘着语,在语法和语序上同中文存在重大差别。按照原来风格翻译肯定不行,啰嗦死了。全部重新改写也不行。又要看起来是中文格式又要有原文的日本文化特色。这个确实比假名和片假名难多了。


不过有机会静心学习确实很不容易。过去学习最大的障碍不是智力而是代沟。
解放前的一代人,说我们学习目的不明确。不能图到“功名”!隔三差五,要陪逛街。说:“我陪你吃同庆楼总好吧?逛金山?去花鸟市场?有什么好吃好喝的我都能买得起。”要么把大电视一天开到晚,声音放得非常大。要么找人谈文革、下放的事。怕新,吓得抖抖的。新文化还了得?若是外语,简直要当“现行反革命了!”。若个把小时的安静就急躁得团团转。影响到别人没法看书。
如今能看书学习,其间的情景和情境已经是非常幸福了。吃喝玩乐实在太无聊了。 再弄人来聊天,打嘴仗,那个更加不行。破坏文化名城的文化生命线!

速成只能看电影、聊天、逛商店。不能翻译古代文献连《镇江沦陷记》都无法翻译。速成无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联系我们|论坛管理制度|手机版|免责声明|镇江论坛 ( 苏ICP备05002936号

GMT+8, 2018-7-23 06:27 , Processed in 0.141507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