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4999|回复: 15

[街谈巷议] 萦绕不绝的乡音——我的“乡愁”

[复制链接]

131

主题

5

好友

8946

积分
     

旅长

Rank: 8Rank: 8

UID
134509
精华
14
积分
8946
在线时间
382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3-29
发表于 2016-11-3 09:4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更多
萦绕不绝的乡音

——我的乡愁

嵇钧生
     1955年7月我从江苏省镇江中学毕业,考取清华大学,来到首都北京。算起来已60多年,应当是个“老北京”了。然而惭愧得很,我并没有得到认同。相反,许多人一听到我说话,就说你不是北京人吧!

     我的老伴家是世代地道的老北京。她就常常调侃我,说我的话“南腔北调”。我的解释是,这可能是因为镇江话,如同南京话、扬州话一样,都属于北方话语系,不像吴语、粤语那样难懂,用不着多大改变,别人就能听懂,这就使得我懒于学讲标准的普通话了。其实这只是个托词,实质是我的语言能力太差了。

     不过这也同时说明乡音对我有着多么深刻的影响。


退休以后我几乎每年都会回镇江。给我的一个最大印象是“变”。衣食住行,房屋、街道、交通、饮食、衣着……,一切都在变化。甚至连乡音也有了变化,我几乎听不到地道的镇江话了。昔日走街串巷的叫卖声、小车吱吱嘎嘎的行进声、毛驴行走时的铃铛声、夏日卖唱老人的二胡声,一切都已不复听,不复见了。时代在发展,“变”正说明了镇江在进步和发展。

131

主题

5

好友

8946

积分
     

旅长

Rank: 8Rank: 8

UID
134509
精华
14
积分
8946
在线时间
382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3-29
发表于 2016-11-3 09:48 |显示全部楼层
         我自幼在镇江长大,尽管离乡多年,乡音仍常常会萦绕在我的耳边,引起我对故乡的眷恋。这大概就是“乡愁”了吧。

    儿时我住在城西大西路山巷附近。这条小巷至少有百年以上的历史了,至今还在,然而已经面目全非。当初人声沸腾,热闹非凡的小巷如今已变成宽阔却又有些冷寂的大街了。

    旧时的山巷宽度大概只有四五米,由小方石块铺成,两边铺有窄窄的长条石,供独轮小车行走,条石上已磨出深深的车辙。两旁有许多日杂用品小铺、酱园、烧饼店、饺面店、茶炉(开水炉)等等。从早到晚,行人如织,络绎不绝,非常热闹。

131

主题

5

好友

8946

积分
     

旅长

Rank: 8Rank: 8

UID
134509
精华
14
积分
8946
在线时间
382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3-29
发表于 2016-11-3 09:52 |显示全部楼层
      
        每天清晨天麻麻亮的时候,近郊的农民已赶着毛驴,驮着粪桶来了。毛驴脖子上挂着铃铛,叮叮当当的声响催醒了家庭主妇,于是哗啦哗啦,刷马桶的交响乐开始奏响了。

不久茶炉开张,人们提着水壶来打开水了。饺面店已开始接待客人,人声嘈杂,一边吃,一边张家长、李家短,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除了坐下的吃客外,更有一些附近居民端着已放好麻酱油的碗,下一碗最便宜的光面。镇江的锅盖面就是这样养育着千千万万的平民百姓。

         城市的叫卖声从早到晚不绝于耳。一早就有妇女提着竹篮,叫卖“栀子花…,茉莉花…。”于是正在梳妆的妇女便出门买上一两朵尚未开放的花蕾,插在发髻上,清香怡人。有时还有卖刨花的。这是用梧桐树刨制的长条刨花,用水浸泡就形成粘稠液体,用来梳头,使头发光亮柔顺,恰如现在的润发剂一般。这是当时普通妇女最常用的绿色化妆品了。

131

主题

5

好友

8946

积分
     

旅长

Rank: 8Rank: 8

UID
134509
精华
14
积分
8946
在线时间
382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3-29
发表于 2016-11-3 09:54 |显示全部楼层
          这时“洋糖…发糕…”的吆喝声响起了。有时声调上扬,有时声调下抑,很是悦耳。这种用发酵的米粉蒸制的甜米糕,由于当时白糖叫做洋糖,就名为“洋糖发糕”了,吃起来松软可口,入口即化,甜中又略带酸味。米糕多是家庭连夜制作,清晨由男人用木桶装着叫卖,上面用棉布盖着保温,很受居民欢迎。

     那时百姓的生活水平普遍低下,于是就有一种“收荒货”的职业,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收破烂的。不过那时的破烂远不是今天的破烂概念了。且听他们挑着担子走街串巷的叫卖声:“破布…烂棉花…卖钱…哎…,旧衣裳…坏帐子…卖钱…哎…!”最后的“钱…哎…”二字声调高而拖长,而“钱”字唱起来有点偏向“强”音了。这些 “破烂”现在扔在垃圾箱中大概都没人捡了。

      到了傍晚,卖香干、臭干的来了,他们吆喝着:“香干…,臭…,阿臭阿臭,阿臭干…,臭豆腐卤呕……!”这种“闻着臭,吃着香”的豆制品经过这么夸张的叫卖,大大勾起了人们旺盛的食欲。

     与此同时,还有人叫唤着“五香烂蚕豆…,五香烂蚕豆…”的。前面声调上扬,后一句下抑。爱喝酒的人便可以花不多的钱买到便宜的下酒菜了。

131

主题

5

好友

8946

积分
     

旅长

Rank: 8Rank: 8

UID
134509
精华
14
积分
8946
在线时间
382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3-29
发表于 2016-11-3 09:5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京润扬 于 2016-11-3 10:04 编辑

          小巷子里不时还有补锅、补碗、修桌椅家具的,也都要通过不同的吆喝声来招揽居民。例如:“收…拾…阳伞…雨伞呕…”、“收拾…棕绷…藤椅子呕…”等等。如今这些行业恐怕都已消失了。

    要是在夏天,天气热,家里呆不住,人们会端个小凳子坐在门口纳凉。这时常常会听到远远传来的二胡声,那是一个小女孩牵着瞎眼的老爷爷走街串巷地卖唱。我至今还有印象的是“五更调”。曲调是永远不变的,歌词却是根据不同的历史时期,不同的生活状态,不断改编的。我还清楚地记得抗美援朝时期的歌词:“一更今儿里呀,月儿照花台。杜鲁门想起了,伤心的事儿来呀,南朝鲜,这一仗打得太丢脸呀,丢了地,失了兵,叫我如何不揪心……。”这样一直唱到第五更。可惜后面的词我记不清了。

    我还记得,抗战胜利后,有一个街头卖唱的王老头。他把一个方形的煤油桶用皮带挂在身上,用手指有节奏地敲打油桶,配合小曲或口技,吸引了一大群小孩子。我至今还记得有一出“东洋兵上操”的节目,“奥德利哥,奥道理哥,奥蒂洛……。”表演得有声有色。我们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但却深深体会到日本兵丑态百出的形象。

131

主题

5

好友

8946

积分
     

旅长

Rank: 8Rank: 8

UID
134509
精华
14
积分
8946
在线时间
382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3-29
发表于 2016-11-3 10:00 |显示全部楼层
       不管是日寇占领的沦陷时期,还是抗战胜利后的民国政府时期,那时的百姓生活普遍贫穷。人们必须用各种方式谋生。肩挑手提,走街串巷,高声吆喝,沿途叫卖,是一种基本生活技能和生活方式,既方便了居民生活,也使得城市有了些生气。这恐怕是现在的年轻人和城市管理者永远不能理解的了。

    时光飞快逝去,随着时代的发展,一切都在变化。乡音也将随着老年人的离世而逐渐消逝。我这里的回忆,只是记忆中的部分内容,而这种单靠文字的描述,远不足以记录下真实的乡音。

   也许,这一切将会成为我永远挥之不去的“乡愁”吧!

688

主题

9

好友

4万

积分
     

军团长

Rank: 12Rank: 12Rank: 12

UID
467697
精华
31
积分
46782
在线时间
6333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3-29

热心会员

发表于 2016-11-3 10:53 |显示全部楼层
   说家乡话好。所以我一开腔就有人说我扬州的,还有人说是苏北的意思有友好的有各种意思的们就不改家乡音,那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我经常看到小家长们和子女说着普通话,我就和他们说和家里人说话不要用普通话,那是一种根。有人问我是哪里的,我就直接说乡下的,让一些人自豪下子也无妨。
   有些人为了想改变自己的在别人眼里的地位,不承认自己的家乡,其实一言一行也看得出来以前家里的情况。
楼主,其实北京人也不是普通话,那是北京话而已。

43

主题

0

好友

2798

积分
     

排长

Rank: 4

UID
8530
精华
1
积分
2798
在线时间
590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3-13
发表于 2016-11-3 11:09 |显示全部楼层

43

主题

0

好友

2798

积分
     

排长

Rank: 4

UID
8530
精华
1
积分
2798
在线时间
590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3-13
发表于 2016-11-3 11:10 |显示全部楼层
乡音难改,故土情深

1078

主题

10

好友

4万

积分
     

军团长

Rank: 12Rank: 12Rank: 12

UID
490378
精华
185
积分
43724
在线时间
10569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3-29

活跃会员

发表于 2016-11-3 11:26 |显示全部楼层
句句深情眷恋、字字思乡情怀……

1257

主题

14

好友

9万

积分
     

副总司令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UID
596754
精华
151
积分
98488
在线时间
7075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3-29

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16-11-3 11:33 |显示全部楼层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催。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207

主题

12

好友

4802

积分
     

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UID
597758
精华
6
积分
4802
在线时间
274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3-22
发表于 2016-11-3 12:17 |显示全部楼层
旧岁月里的情愫,美好的记忆

0

主题

3

好友

8100

积分
     

旅长

Rank: 8Rank: 8

UID
1208319
精华
0
积分
8100
在线时间
125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3-3

最佳新人

发表于 2016-11-3 19:00 |显示全部楼层
不改家乡音,那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

900

主题

0

好友

2万

积分
     

军团长

Rank: 12Rank: 12Rank: 12

UID
1218379
精华
51
积分
28197
在线时间
3243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3-26

最佳新人

发表于 2016-11-3 19:2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104岁的老父亲,最近生病在床,问我:现在镇江还有“市声”吗?我说,还有收废品的叫买声,他说,那不算,别的我一时真想像不出还有什么“市声”。估计父亲是想起他年轻时候家乡的“市声”了吧,就是楼主文中描述的那个声音。就是家乡的声音!
来自: 微社区

131

主题

5

好友

8946

积分
     

旅长

Rank: 8Rank: 8

UID
134509
精华
14
积分
8946
在线时间
382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3-29
发表于 2016-11-3 21:56 |显示全部楼层
马云儿 发表于 2016-11-3 19:24
104岁的老父亲,最近生病在床,问我:现在镇江还有“市声”吗?我说,还有收废品的叫买声,他说,那不算, ...

      我似乎记得,令尊在1937年时是无敌牌镇江工厂员工,在张怿伯的《镇江沦陷记》中曾提到一位马姓员工,估计就是令尊。如果是,当是在世的唯一金山公司见证人了。

        老人家经过那么多乱世患难经历仍然健在,实属难得。您可以请他回忆一些“市声”,当是不可多得,珍贵的资料。

         向他老人家问好,祝他早日康复。期盼他健康地迎接茶寿,更向上寿迈进。

900

主题

0

好友

2万

积分
     

军团长

Rank: 12Rank: 12Rank: 12

UID
1218379
精华
51
积分
28197
在线时间
3243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3-26

最佳新人

发表于 2016-11-4 08:1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您老!谢谢您对我父亲的关心和祝福。我也问他有关“厂”的事情,他笑笑,说那就太长了,没有精神说了。只怪我以前不懂,不知道问他,他有时说一些老话,我也没有认真听。马云儿只是我的网名。
来自: 微社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联系我们|论坛管理制度|手机版|免责声明|镇江论坛 ( 苏ICP备05002936号

GMT+8, 2017-3-30 04:51 , Processed in 0.108322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