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Alfred8

[历史文脉] 重读红色经典《马克思主义著作阅读心得》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8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9-12-18 11:46 编辑

                                                    第二章
                                                   交换过程
    商品之所以能够形成,是因为商品能够满足买卖双方对使用价值的追求。商品关系中,一方只有符合另一方的意志,就是说每一方只有通过双方共同一致的意志行为,才能让渡自己的商品。可见,他们必须彼此承认对方是私有者。一切商品对它们的占有者是非使用价值,对它们的非占有者是使用价值。比如私有制体制下,农民种出了粮食,除了口粮外(口粮不是商品对占有者具有使用价值)的粮食对占有者来说不是使用价值。可这部分粮食对不生产粮食的工商业者来说却是使用价值。商品必须证明自己是某种形式的使用价值,因为耗费在商品上的人类劳动,只有耗费在对别人有用的形式上,才能算数。这种产品是否能满足别人的需要,只有在商品交换中才能证明。
    商品交换本身必然要求一般等价物的产生,这在前面已经详细讲述过了。如此货币结晶成为了交换过程的必然产物,在交换过程中,各种不同的劳动产品事实上彼此等同,从而事实上转化为商品。交换的扩大和加深的历史过程,使商品本性中潜伏着的使用价值和价值的对立发展起来。商品占有者占有的商品对其本身不是使用价值,但他又要满足自己的使用价值。交易使得这种矛盾在外部表现出来。这就要求商品价值有一个独立的形式,需要这个形式一直存在。货币的出现使得矛盾得到了暂时的统一。随着劳动产品转化为商品,商品就在同一程度上转化为货币。
    在直接的产品交换中,每个商品对于它的占有者直接就是交换手段,对于它的非占有者直接就是等价物,不过它要对于后者是使用价值。随着商品交换日益突破地方的限制,从而商品价值日益发展成为一般人类劳动的化身,货币形式也就日益转到那些天然适于执行一般等价物这种社会职能的商品身上,即转到贵重金属身上。
“金银天然不是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金银。”,这句话已为金银的自然属性适于担任货币的职能而得到证明。但至此我们只知道货币的一种职能:它是商品价值的表现形式,或者是商品价值量借以取得社会表现的材料。一种物质只有分成的每一份都是均质的,才能成为价值的适当的表现形式,或抽象的因而等同的人类劳动的化身。另一方面,因为价值量的差别,就是说,必须能够随意分割,又能够随意把它的各部分合并起来。金银就天然具有这种属性。货币的商品使用价值二重化了。它作为商品具有特殊的使用价值,如金可以镶牙,可以用以做奢侈品的原料等等,此外,它又取得一种由它的独特的社会职能产生的形式上的使用价值。其它一切商品只是货币的特殊等价物,而货币是它们的一般等价物,所以它们是作为特殊商品来同作为一般商品的货币发生关系。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0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9-12-20 10:06 编辑

                                                    第三章
        
                                        货币或商品流通
    马克思说:金的第一个职能是为商品世界提供表现价值的材料,或者说,是把商品价值表现为同名的量,使它们在质的方面相同,在量的方面可以比较。若单独把这句话列出来,或你前面的章节都没看过直接读这一句,确实非常难懂。但顺理成章地学习下来,就好懂了。什么叫同名的量?也就是商品在货币上的价值表现为XX两黄金。这里黄金是名,XX两是量。为什么能够使商品在质的方面相同?这里的质指的是什么?这里的质指的是商品自身所具有的使用价值。因商品总类繁多,各种商品的使用价值不同导致其质是相互差异的。引入货币媒介以后,所有商品的质都统一为黄金。金执行一般价值尺度的职能,使其成为独特的等价商品才成为了货币。
货币作为价值尺度,是商品内在的价值尺度即劳动时间的必然表现形式。
    我们以上所明确的观念都是清晰的毫无疑问的观念,但紧接着《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第一个难点出现了。商品的价值和价格是不吻合的,时常有一种相互脱离和波动的趋势。商品的货币形式称为价格,同商品的价值形式本身一样,是一种与商品的可以捉摸的实在的物体形式不同的,因而只是观念的或想象的形式。商人在出售商品的时候,他们总想使人觉得并接受这样一种所谓的“现实”:商品的价格是天然公正的,是上天定好的公道价。事实并没有如此简单。
作为价值尺度和作为价格标准,货币执行着两种完全不同的职能。作为人类劳动的社会化身,它是价值尺度;作为规定的金属重量,他是价格标准。作为价值尺度,它用来使形形色色的商品价值转化为价格,转化为想象的金量;作为价格标准,他计量这些金量。
    商品价格只有在货币价值不变、商品价值提高时,或在商品价值不变、货币价值降低时,才会普遍提高。反之、商品价格只有在货币价值不变、商品价值降低时,或在商品价值不变、货币价值提高时,才会普遍降低。由此决不能得出结论说,货币价值提高,商品价格必定相应降低,货币价值降低,商品价格必定相应提高。然而商品本身的价值是变动的,使得这一变化显得分外复杂。
    商品的价值量表现出一种必然的、商品形成过程内的同社会劳动时间的关系。随着价值量转化为价格,这种必然的关系就表现为商品同它之外存在的货币商品的交换比例。这种交换比例既可以表现商品的价值量,也可以表现比它大或小的量,在一定条件下,商品就是按这种较大或较小的量来让渡的。价格和价值量之间的量的不一致的可能性,或者价格偏离价值量的可能性,已经包含在价格形式本身中。但这并不是这种形式的缺点,相反地,却使这种形式成为这样一种生产方式的适当形式,在这种生产方式下,规律只能作为没有规则性的盲目起作用的平均数规律来为自己开辟道路。
    价格形式不仅可能引起价值和价格之间即价值量和它自身的货币表现之间的量的不一致,而且能够包藏一个质的矛盾,以致货币虽然只是商品的价值形式,但价格可以完全不是价值的表现。有些东西本身不是商品,例如良性、名誉等等,但是也可以被它们的占有者出卖以换取金钱,并通过它们的价格,取得商品形式。因此,没有价值的东西在形式上可以具有价格。
    马克思说:价格形式包含商品为取得货币而让渡的可能性和这种让渡的必要性。另一方面,金所以充当观念的价值尺度,只是因为它在交换过程中已作为货币商品流通。因此,在观念的价值尺度中隐藏着坚硬的货币。为此商人所说的“商品的价格是天然公正的,是上天定好的公道价。”不过是一个主管观念中的臆想罢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1 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9-12-21 14:56 编辑

                                                     2.流通手段
                                                (a)商品的形态变化
     关于商品流通的总公式WGW有很多人在接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常识》的中学阶段就已经知道了。商品交换过程是在两个对立、互为补充的形态变化中完成的:从商品转化为货币,又从货币转化为商品。马克思说:W—G。商品的第一形态变化或卖。商品价值从商品体跳到金体上,像我在别处说过的一样,是商品的惊险跳跃。这个跳跃如果不成功,摔坏的不是商品,但一定是商品占有者。他在什么地方已经说过了?如何去理解?
    他前一章刚刚才说的:商品价格只有在货币价值不变、商品价值提高时,或在商品价值不变、货币价值降低时,才会普遍提高。反之,商品价格只有在货币价值不变、商品价值降低时,或在商品价值不变、货币价值提高时,才会普遍降低。由此决不能得出结论说,货币价值提高,商品价格必定相应降低,货币价值降低,商品价格必定相应提高。这只适用于价值不变的商品。如此我们就能理解,商品价值和货币价值在不断交错变动中,因此特定的买卖发生在某一个变化过程中。卖方唯恐自己出售商品所得到的货币价值低于商品价值本身,但他又无法确定瞬时的交互变动情形。市场越大,判断这个瞬时交互变动的情形便越不可能。为此商人出售商品,特别是大额出售商品时,永远怀着惴惴的心情,如同一个赌徒。这只是一个方面。更加深刻的问题在于,商人为什么要如此战战兢兢呢?亏了就亏了嘛。
    私有制前提下没有亏了就亏了那么简单。社会分工使得商品占有者的劳动成为单方面的,又使他的需要成为多方面的。为此,他的产品对他来说仅仅是交换价值。这个产品只有在货币上,才取得一般的社会公认的等价形式,而货币又在别人的口袋里。从需求层面上说,他要用单一的使用价值去交换多种使用价值。卖米得来的钱要买盐、买油、买锅、买菜、买衣服。而单一的粮农除了能种米,其它生产均不能。杜甫说:“可怜身上衣正单,心犹炭贱怨天寒。”你付再多的炭资,他都可能认为不够。因为他除了炭多得用不完,其它什么都需要买。为了把货币吸引出来,商品首先应当对货币占有者是使用价值,就是说,用在商品上的劳动应当是以社会有用的形式耗费的,或者说,应当证明自己是社会分工的一部分。更加复杂的是,分工是自然形成的生产有机体,它的纤维在商品生产者的背后交织在一起。一种特殊的劳动操作,昨天还是同一个商品生产者许多职能中的一种职能,今天就可能脱离这种联系,独立起来,从而把它的局部产品当做独立商品送到市场上。正因为存在这种关系,一种满足社会需要的商品就能在社会交换中取得现实的利益。而这一关系明天就可能被竞争者以更好的产品挤掉市场。资本主义市场竞争在私有制前提下便来源于此。竞争本身是商人为了谋求自身商品最大价值的竞争,为此社会资源是否被浪费,是否重复建设,是否破坏自然生态环境等等一切都不加以考虑。这样的结果是私有制体制本身决定的。麻布生产者同样多的劳动时间,昨天还确实是生产一码麻布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今天就不是了。市场在生产者背后发生的变化是不以生产者主观愿望为转移的,处于一种混乱的无序竞争中。结果往往每一个织布者花在他个人的产品上的时间太多了,都超过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一样。正如俗话所说:“被市场一起捉住,一起绞死。”
    商品的第二形态变化。G—W。或称为最终形态变化:买。因为货币是其他一切商品的转换形态,或者说,是它们普遍让渡的产物,所以它是绝对可以让渡的商品。买即卖,卖即买。一个商品的后一形态变化,同时是另一商品的前一形态变化。看似简单的货币总公式实际上又呈现出一种内部复杂的交互对立,互为补充的运动。与物物交换不同,流通过程在使用价值换位和转手之后并没有结束。货币并不因为它最终从一个商品的形态变化系列中退出来而消失。它不断地沉淀在商品空出来的流通位置上。(我现在认为这个位置为资本积累提供了可能。但是不是呢?还没看到。)
    商品内在的使用价值和价值的对立,私人劳动同时必须表现为直接社会劳工的对立,特殊的具体劳动同时只是当做抽象的一般的劳动的对立,物的人格化和人格的物化的对立—这种内在的矛盾在商品形态变化的对立中取得发展了的运动形式。当商品生产内部因相互补充而不独立的过程外部独立化到一定程度时,统一就要强制地通过危机显示出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3 06: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9-12-23 07:05 编辑

                                              (b)货币的流通
    很多人认为,钱多的人富裕能买到很多东西,钱少的贫穷买不到很多东西。于是都在做“发财梦”,认为钱越多越好,即便暂时不买东西,把钱留着也是好事。少数人则模糊地“开了点窍”,认为钱如同水,流动中的水是活水,积压起来的钱是死水。活水养人,死水害人。后者实际上在懵懂地讲《资本论》中的货币流通学。商品流通直接赋予货币的运动形式,就是货币不断地离开起点,就是货币从一个商品占有者手里转到另一个商品占有者手里,或者说,就是货币流通。
    货币流通表示同一个过程的不断的、单调的重复。商品总在卖者方面,货币总是作为购买手段在买者方面。然而买卖不是一个静止的单立的过程,而是整个持续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小动作。货币在实现商品的价格的时候,把商品从卖者手里转到买者手里,同时自己也从买者手里离开,到了卖者手里,再去同另一个商品重复同样的过程。每一个商品在流通中走第一步,即进行第一次形式变换,就退出流通,而总有新的商品进入流通。货币却作为流通手段不断地留在流通领域里,不断地在流动。若你说货币是一条河流,它把商品带来,货币又流走了。可细一想又不精确。河流的方向总体现出单向性和一致性,而货币流动是交错的,不一致的。在原始错杂的流通中,每当完成了一次买卖,货币流动便改变了一次流向。很快显现出一种紊乱。货币流通的有序性是在人类发现更高的流通规律以后才通过制度实现的。
    要从纵横交错,极其复杂的货币流通中寻找到规律,不进行抽象思维是做不到的。马克思做了这样的抽象思维:假定金的价值是既定的,实际上在估量价格的一瞬间,金的价格也是既定的。所以在这种前提下,流通手段中所需要的货币量决定于待实现的商品价格总额。如果我们再假设每一种商品的价格都是既定的,显然,商品价格总额就决定于流通中的商品量。1夸特小麦要是值2磅,100夸特就值200磅,200夸特就值400磅。假如在理想状态下有1夸特小麦、20码麻布、1本《圣-经》、4加仑烧酒同时出售。又假定每种商品的价格都是2磅,待实现的价格总额8磅。那么此时进入流通的货币量必须是8磅。然而这里说的是一种独立和静止状态的买卖。在这种静止状态下(死水循环)就一定要有8磅的货币总量才能得到四种商品。可这四种商品是流通形态变化系列的各个环节。处于一个买家买了再去卖,卖家卖了再去买的过程中,而同时又有很多买家和卖家参与到流通过程里。所以在理想状态下实际上只需要有2磅货币进入流通,就能以2磅买到1夸特小麦、小麦的出售方在以得来的2磅买到20码麻布、麻布的出售方再以得来的2磅买到一本《圣-经》、《圣-经》的出售方再以买到4加仑烧酒。2磅完成了4次流通。流通的终结点在于烧酒出售者得到了2磅货币。这样的一天货币流通次数是4次。归纳出一个公式:商品价格总额/同名货币的流通次数(比如磅、美元、人民币、马克等等的单选而不能多选。)=执行流通手段职能的货币量。
    可见,在每一段时期内执行流通手段职能的货币的总量,一方面取决于流通的商品世界的价格总额,另一方面取决于这个商品世界的相互对立的流通过程流动的快慢,这种流动决定着同一些货币能够实现价格总额的多大部分。然而商品的价格总额又决定每种商品的数量和价格。价格的变动、流通的商品量、货币的流动速度,可能按不同的方向和不同的比例变动。待实现的价格总额以及受价格总额限制的流通手段量,也可能有多种多样的组合。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3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c)铸币。价值符号。
    “金银天然不是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金银。”这是因为金银具有耐磨的特性。作为货币商品流通,金银以自身的重量来等价其它商品的价值。古代称值几两金子,几两银子等等。但时间长了金银也会发生磨损,有的磨损得多,有的磨损得少。同名金币具有了不同的价值,因为重量不同了。作为流通手段的金同作为价格标准的金偏离了,因此,金在实现商品的价格时不再是该商品的真正等价物。其它金属铸币同金币一样,存在名义含量同实际含量的分离。铸币的金属存在同它的职能存在分离,那么在货币流通中就隐藏着一种可能性:可以用其他材料做的记号或用象征来代替金属货币执行铸币的职能。于是符号货币应运而生。这些记号在铸币流通最快因而磨损最快的商品流通领域中,在极小额的买卖不断重复进行的领域代替了金。银记号或铜记号的金属是由法律任意规定的。它们在流通中比金币磨损得还要快。因此,它们的铸币职能实际上与它们的重量完全无关。就是说,与价值完全无关。金的铸币存在同它的价值实体完全分离了。因此,相对地说没有价值的东西,例如纸票,就能代替金来执行铸币的职能。
    马克思说:国家把印有货币名称的纸票从外部投入流通过程。只要这些纸票确实是代替同名的金额来流通,它们的运动就只能反映货币流通本身的规律。纸币流通的特殊规律只能从纸币是金的代表这种关系中产生。这一规律简单说来就是:纸币的发行限于它象征地代表金或银的实际流通的数量。如果今天一切流通渠道中的纸币已达到这些渠道所能吸收货币的饱和度,那么明天这些渠道就会因商品流通的波动而发生泛滥。一切限度都消失了。不过,如果纸币超过了自己的限度,即超过了能够流通的同名的金币量,那么,撇开有信用扫地的危险不说,它在商品世界仍然只是代表由商品世界的内在规律所决定的那个金量,即它代表的那个金量。
纸币是金的符号或货币的符号。纸币同商品价值的关系只不过是:商品价值观念地表现在一个金量上,这个金量则由纸象征性地可感觉地体现出来。纸币只有代表金量,才是价值符号。
    没有什么价值的纸之所以能代替黄金行使货币职能,是因为人们在长期使用金行使货币职能的过程中,抽象概括出了金作为货币的价值规律。然后用法律和制度将这一规律固化在纸币上,并使得纸币的流通强制性地具有金币的职能。这是人类特有的,其它动物所不具备的抽象思维能力的结果。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4 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9-12-24 12:08 编辑

                                                                                            2. 货币
如此,我们已经得出了货币的概念:作为价值尺度并因而以自身或通过代表作为流通手段来执行职能的商品,是货币。
                                                (a)货币贮藏
    由于商品经历过一次买卖后就退出了市场成为用品,而货币依旧在市场上流通,货币便具有流通永动机的职能。随着市场的发展,逐渐出现了一类人,他们出售商品不是为了购买商品,而是为了用货币形式来代替商品形式。商品的转换形态受到阻碍,不能再作为商品的绝对可以让渡的形态或作为只是转瞬即逝的货币形式而起作用。于是货币硬化为贮藏货币,商品出售者成为货币贮藏者。
    在商品流通初期,只是使用价值的多余部分转化为货币。随着商品生产的进一步发展,每一个商品生产者都必须握有货币这个“社会的抵押品”。商品生产者的需要不断更新,并促使他不断购买别人的商品,而他生产和出售自己的商品是要费时间的,并且带有偶然性。要买而不卖,就必须在以前曾经卖而不买。这种做法要普遍实行,似乎是自相矛盾的。但是,贵金属在它的产地直接同其他商品交换。在那里拥金人就是卖而不买。而以后没有继之以买的卖,不过是贵金属在一切商品占有者中间进一步分配的中介。为此在交易的各个点上,有不同数量的金银贮藏。自从有可能把商品当做交换价值来保存,或把交换价值当做商品来保持,求金欲便产生了。贮藏货币的欲望按其本性是没有止境的。因为货币可以直接转化为任何商品。但是在量的方面,每一个现实的货币额度又是有限的,因而只是作用有限的购买手段。货币这种量的有限性和质的无限性之间的矛盾,迫使货币贮藏者不断地从事积累劳动。
    马克思还说:除直接的贮藏形式以外,还有一种美的贮藏形式,即占有金银制的商品。它是与资产阶级社会的财富一同增长的。“让我们成为富人或外表像富人吧。”(狄德罗)这样,一方面,形成了一个日益扩大的金银市场,这个市场不以金银的货币职能为转移,另一方面,也形成了一个潜在的货币供应源泉,这个源泉特别在社会大风暴时涌现出来。为了使实际流通的货币量总是同流通领域的饱和度相适应,一个国家的现有的金银量必须大于执行铸币职能的金银量。
    思考:货币的科学职能是能使得使用价值的交换合理均衡。可一旦货币成为能够交换一切使用价值的价值形式后,贮藏货币的求金欲便产生了,而且一发不可收拾地畸形发展起来。这种畸形发展不仅使得生产者为了得到货币而“发疯似地劳动生产”抛弃一切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理念,以谋求在“一定的时机”出售,谋取“最大利益”。另一方面,国家向市场投入的货币额在每一个交易过程中被截流而无法回收。国家货币流失造成社会经济职能丧失而混乱,又进一步刺激了恶性生产循环。货币的国家职能是流通职能,一定时期投入一定货币,再通过合理生产手段回收一定的货币。正是资本主义这种国家职能的丧失,导致了社会大风暴。在危机中显现出供需之间严重的脱节和敌对。正如一个饥饿的人,他在来年不顾一切地囤积土豆,可心里却没想过,土豆再多,吃不完也会烂掉。依旧来年有可能闹饥荒。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5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9-12-25 10:13 编辑

                                                                                              (b)支付手段
    随着商品流通的发展,货币的职能在潜移默化中丰富了起来。它使得商品的让渡同商品价格的实现在时间上分离开来的关系也发展起来。例如:一种商品需要的生产时间较长,另一种商品需要的生产时间较短。不同的商品的生产与不同季节有关,一个商品的产地就是它的市场所在地,另一个商品要旅行到远方的市场去。因此,一个商品占有者可以在另一个商品占有者作为买者出现之前,作为卖者出现。比如,厂家将商品卖给了物流公司。这时生产者将商品让渡给了物流经营商。物流经营商又将商品卖给店铺,店铺成为了商品占有者。买者欲得到商品的使用价值,就要从店铺那里购买。直到商品落入最终的购买者手里才脱离了流通而成为用品。同样一些交易总是在同一些人中间反复进行时,商品的出售条件就按照商品的生产条件来调节。比如,公园需要杜鹃花装潢,以在旅游季节吸引更多的游客。杜鹃花对公园来说是具有使用价值的,公园可被视为商品使用者。但杜鹃只有春季才会开花,具有典型的季节性和时效性。交易总在花圃,承运人,花店这一些人中间反复行进。而商品的出售条件就只能按商品的生产条件来调节。比如,冬天承运人和花圃就没有杜鹃花生意。每年春季,因雨水不同,气温不同,花圃管理人员和管理效率的变化都会导致杜鹃花价格上的变动。
    在这一系列变化过程中,一个商品占有者出售他现有的商品,而另一个商品占有者却只是作为货币的代表或作为未来货币的代表来购买商品,后对商品支付。店铺得到了商品的让渡,店铺只是作为货币的代表或作为未来货币的代表来购买这种商品。卖者成为债权人,买者成为债务人。由于商品的形态变化或商品的价值形式的发展在这里变化,货币也就取得另外一种职能。货币成为了支付手段。
   马克思说:债权人或债务人的角色在这里是从简单商品流通中产生的。最初,同卖者和买者的角色一样,这也是暂时的和由同一些流通当事人交替扮演的角色。但是,现在这种对立一开始就不是那样愉快,并且能够更牢固地结晶起来。而这种角色还可以以不依赖商品流通而出现。例如,古代世界的阶级斗争主要是以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的斗争的形式进行的;在古罗马,这种斗争以负债平民的破产,沦为奴隶而告终。在中世纪,这种斗争以负债封建主的破产,他们的政治权力随着它的经济基础一起丧失而告终。债权人和债务人的关系具有货币关系的形式,其所反映的不过是更深刻的经济生活条件的对抗。
   在流通过程的每一个一定时期,到期的债务代表着产生这些债务的已售商品的价格总额。实现这一价格总额所必需的货币量,首先取决于支付手段的流通速度。它决定于两种情况:一是债权人和债务人的关系的锁链,即A从他的债务人B那里得到的货币,付给他的债权人C等等。一是各种不同的支付期限的间隔。
马克思说:货币作为支付手段的职能包含着一个直接的矛盾。在各种支付互相抵消时,货币就只是在观念上执行计算货币或价值尺度的职能。而在必须进行实际支付时,货币又不是充当流通手段,不是充当物质变换物质变换的仅仅转瞬即逝的中介形式,而是充当社会劳动的单个化身,充当交换价值的独立存在,充当绝对的商品。这种矛盾在生产危机和商业危机中称为货币危机。
   这样的话如何理解呢? 货币的本源职能是流通职能。是在使用价值交换的那一刻充当“转瞬即逝”的中介形式。然而随着商品流通的发展,商品生产因其在生产时间、生产地点、季节规律等诸多方面之种种差异,使得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不能在同一时间和地点对等地发生。为此,产生了一系列商品让渡关系。而商品在这一系列关系中其使用价值、价值形式等都会发生变化。而充当支付手段的货币,是充当社会劳动的单个化身。也就是说生产方面要按实际劳动取得报酬,这些报酬的实现不因商品转手让渡的变化而变化。按照原价支付的货币价值,其实际价值于这一系列变化过程中显然发生了变化。货币本身的价值再一次同其符号价值或重量价值发生了脱离。从而支付的货币成为了一种绝对商品而不是商品的度量衡。其本身的价值也要观市场变化而变化。这就是为什么有的地方东西贵,有的地方东西便宜的原因之一。因为这种变化要靠市场本身去消化。跨越国家而言,各国汇率的瞬间变化也同其直接相关。这种深刻的矛盾在生产危机和商业危机中暴露得特别明显。马克思解释到:这种货币危机只有在一个接一个的支付的锁链和抵消支付的人为制度获得充分发展的地方,才会发生。当这一机制整个被打乱的时候,不问其原因如何,货币就会突然直接地从计算货币的纯粹观念形态转变为坚硬的货币。这时,它是不能由平凡的商品来代替的。商品的使用价值变得毫无价值,而商品的价值在它自己的价值形式面前消失了。昨天,资产阶级还被繁荣所陶醉,怀着启蒙的骄傲,宣称货币是空虚的幻想。只有商品才是货币。今天,他们在世界市场上到处叫嚷:只有货币才是商品!他们的灵魂渴求货币这唯一的财富,就像鹿渴求喝清水一样。
   现在我们来考察一定时期内的流通货币的总额。假定流通手段和支付手段的流通速度是已知的,这个总额就等于待实现的商品价格总额加上到期的支付总额,减去彼此抵消的支付,最后减去同一货币交替地时而作为流通手段、时而作为支付手段执行职能的流通次数。信用货币是直接从货币作为支付手段的职能中产生的。由出售商品得到的债券本身又因债权的转移而流通。另一方面,随着信用事业的扩大,货币作为支付手段的职能也在扩大。作为支付手段的货币取得了它特有的各种存在形式,并以这些形式占据了大规模交易的领域,而金银铸币则主要被挤到小额贸易的领域中去。
   在商品生产达到一定水平和规模时,货币作为支付手段的职能就越出商品流通领域。货币变成契约上的一般商品。地租、赋税等等由实物交纳转化为货币支付。
由于充当支付手段的货币的发展,就必须积累货币,以便到期偿还债务。随着资产阶级社会的发展,作为独立的致富形式的货币贮藏消失了,而作为支付手段准备金的形式的货币贮藏却增长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5 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9-12-25 15:29 编辑

                                              (c)世界货币
    因为世界各国的货币体制差异,货币一越出国内流通领域,便失去了在这一领域内获得的价格标准、铸币、辅币和价值符号等地方形式,又恢复到原来的贵金属块的形式。在世界贸易中,商品普遍地展开自己的价值。因此,在这里,商品独立的价值形态,也作为世界货币与商品相对立。只有在世界市场上,货币才充分地作为这样一种商品执行职能,这种商品的自然形式同时就是抽象人类劳动的直接的社会实现形式。货币的存在方式与货币的概念相适合了。
    世界货币作为一般支付手段、一般购买手段和一般财富的绝对社会化身执行职能。它的最主要职能,是作为支付手段平衡国际贸易差额。贸易差额是重商主义体系的口号。金银充当国际购买手段,主要是在各国间通常的物质变幻的平衡突然遭到破坏的时候。最后,它们充当财富的绝对社会化身是在这样的场合:不是要买或是要支付,而是要把财富从一个国家转移到另一个国家,同时,商品市场的行情或者要达到的目的本身,不容许这种转移以商品形式实现。
    每个国家,为了国内流通,需要有准备金,为了世界市场的流通,也需要有准备金。因此,货币贮藏的职能,一部分来源于货币作为国内流通手段和国内支付手段的职能,一部分来源于货币作为世界货币的职能。作为世界货币,始终需要实在的货币商品,真实的金和银。
    资产阶级生产发达的国家把大量集中在银行准备库内的贮藏货币,限制在它执行各种特殊职能所必需的最低限度以内。除了某些例外,如果准备库内的货币大大超过平均水平,那就表明商品流通停滞了,或者商品形态变化的流动中断了。
    思考:国际贸易存在的必要性不单纯来源于互通有无。国家这种相对独立形式的存在,不仅在语言,生活习惯,文化习惯上有必要性,在平衡各自国内经济矛盾方面也非常必要。由于货币的贮藏职能,使得货币在各流通领域被不断滞留,导致流通的速度和方向改变。国家向国内投放的货币得不到有效回收,便失去了国家经济调控职能。由于货币支付职能的存在,作为支付手段的货币成为绝对的商品而非价值尺度。国内市场发生价值尺度的混乱。面对如此困境,国家便需要通过国际交换来获取平衡国内市场的经济手段。而国际贸易只能流通实物和金银。而此时的金银不能以货币的符号计算,只能以重量和纯度标准计算,是货真价实的贸易。其结果是财富从一个国家转移到另一个国家。当国内经济达到新的平衡,这一平衡是建立在国内货币流通总额提高的基础上的。为什么过去没有百元面值的纸币而现在有了,为什么过去的分币现在没有了。我认为是这一矛盾发展的结果。新的平衡建立在货币贬值的基础上,即便这样的平衡也要通过生产的不断发展才能取得。资产阶级生产发达国家把大量集中在银行准备库内的贮藏货币,限制在它执行各种特殊职能所必需的最低限度以内。大量货币处于流通过程中,呈现出一种表面的繁华或纸醉金迷,而其应对自然危机、经济危机和其它社会危机的国家职能显著减弱。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6 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9-12-26 11:13 编辑

                                                   第二篇
                                               货币转化为资本
                                                    第四章
                                                货币转化为资本
                                                1.资本的总公式
    马克思说:商品流通是资本的起点。商品生产和发达的商品流通,即贸易,是资本生产的历史前提。世界贸易和世界市场在16世纪揭开了资本的现代生活史。
    商品流通的直接形式是W—G—W,商品转化为货币,货币再转化为商品,为买而卖。货币最初的作用是一种作为价值尺度的媒介,其作用是能在商品生产者之间平等地交换不同的使用价值。随着流通的发展,我们看到的为一系列的过程W—G—W—G……G—W—G—W…… 资本总公式G—W—G不是在这一个系列中简单截取出来的,其背后隐藏着一个主观动机:为卖而买。最后从流通中取出的货币,多于起初投入的货币。例如:用100磅买的棉花卖100磅+10磅,即110磅。因此,这个过程的完整形式是G—W—G’。 其中的G’=G+ΔG,即等于原预付货币额加上一个增殖额。我们把这个增殖额或超过原价值的余额叫做剩余价值(surplus value)。可见,原预付价值不仅在流通中保存下来,而且在流通中改变了自己的价值量,加上了一个剩余价值,或者说增殖了。正是这种运动使价值转化为资本。
    简单商品流通——为买而卖——是达到流通以外的最终目的,占有使用价值,满足需要的手段。相反,作为资本的货币流通其流通本身就是目的,因为只是在这个不断更新的运动中才有价值的增殖。因此,资本的运动是没有限度的。
    马克思说:作为资本运动的有意识的承担者,货币占有者变成了资本家。他这个人,或不如说他的钱袋,是货币的出发点和复归点。这种流通的客观内容——价值增殖——是他的主观目的;只有在越来越多地占有抽象财富成为他的活动的唯一动机时,他才作为资本家或作为人格化的、有意志的资本执行职能。因此,绝不能把使用价值看做资本家的直接目的。他的目的也不是取得一次利润,而只是谋取利润的无休止的运动。
    资本家的概念是把货币这样的非生物看做一种生物。比如,鸡会下蛋,蛋能孵出小鸡。如此循环下去养鸡场会规模越来越大。他们不管货币的本源价值是一种价值尺度。
    马克思说:因此,价值成了处于过程中的价值,成了处于过程中的货币,从而也就成了资本。它离开流通,又进入流通,在流通中保存自己,扩大自己,扩大以后又从流通中返回来,并且不断重复开始同样的循环。
    为卖而买,或者说得完整些,为了贵卖而买,即G—W—G’,似乎只是一种资本即商人资本所特有的形式。但产业资本也是这样一种货币,它转化为商品,然后通过商品的出售再转化为更多的货币。在买和卖的间歇,即在流通领域以外发生的行为,丝毫不会改变这种运动形式。最后,在生息资本的场合,G—W—G’的流通简化为没有中介的结果,表现为一种简练的形式,G—G’,表现为等于更多货币的货币,比本身价值更大的价值。
因此,G—W—G’事实上是直接在流通领域内表现出来的资本的总公式。
    思考:资本主义的运作是一种违反自然常态的运作。把货币(金钱)这种非生物看做是一种能够自然增殖的生物。货币的常规运作形态是一种流通领域内的价值尺度,而资本家违反科学地将其认同为鸡会生蛋,蛋能孵出小鸡。他们首先在商品流通中为了获取货币而获取货币G—W—G’这个初始的剩余价值剥削是要通过商品过渡的。体现出一种较为缓和的形式:贱买贵卖。而后资本家作为剥削阶级的贪婪本质再一次大爆发,他们直接跳跃了商品的过渡形式要取得G—G’的直接货币剥削。剥削和被剥削的阶级矛盾被激化成有我无敌,有敌无我的状态。而资本利益本身成为资本家血盆大口中的信口雌黄。这样我们就能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口号——全世界劳动者联合起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7 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9-12-27 09:07 编辑

                                               1.资本总公式的矛盾

    乍一看,商人是一种简单投机份子。他们只要低价买进高价卖出,便可以轻松榨取剩余价值。而且这种收入在一定条件下会高的令人咂舌。可实际上这样的简单投机是难以实现的。在资本总公式内部隐含着深刻的矛盾。
    首先我们得复习一下价值的定位。价值是对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衡量。商业流通本源定位于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等价交换。商业投机行为使得等价交换变成了一种非等价交换。
    假定卖者享有某种无法说明的特权,可以高于商品价值出卖商品,把价值100的商品卖110,即名义上加价10%。这样,卖者就得到剩余价值10。可商人得到货币的目的是为了购买自己需要的使用价值,而并非当做纪念品收藏。为此他当了卖者以后,又称为买者。单个商人的投机行为会引起一系列商人的投机。现在第三个商品占有者作为卖者和他相遇,并且也享有把商品贵卖10%的特权。我们那位商品占有者作为卖者赚得了10,但是作为买者要失去10。因为在总体上货币的价值尺度作用,整个事情的结果是,全体商品占有者都高于商品价值10%相互出卖商品,这与他们把商品按其价值出售完全一样(总量平衡原理)。商品这种名义上的普遍加价,其结果是商品的货币名称即价格上涨了,但商品间的价值比例仍然不变。
   我们再反过来,假定买者享有某种特权,可以低于商品价值购买商品。在买卖流通市场自不必问,买者还要成为卖者。他在成为买者以前,就曾经是卖者。他在作为买者赚得10%以前,就已经作为卖者失去了10%。结果一切照旧。如何理解呢?作为价值尺度的货币投放同商品投放具有在总体上等量平行的特征。商人购买一件商品少给了钱,他名义上的货币存量大了。但因总体上对生产和流通的控制,他赚到的钱其结果必然是在他的消费中消化。必然是他在某一时刻买到更贵的东西。因为价值尺度是货币本源和第一的职能。
   因此,剩余价值的形成,从而货币的转化为资本,既不能用卖者高于商品价值出卖商品来说明,也不能用买者低于商品价值购买商品来说明。可见,无论怎样颠来倒去,结果都是一样。如果是等价交换,不产生剩余价值;如果是非等价交换,也不产生剩余价值。流通或商品交换不创造价值。创造价值的是劳动本身。
   马克思说:剩余价值不能从流通中产生;因此,在剩余价值的形成上,必然有某种在流通中看不到的情况发生在流通背后。但是,剩余价值能不能从流通以外的什么地方产生呢?流通是商品占有者的全部商品关系的总和。在流通以外,商品占有者只同他自己的商品发生关系。就商品的价值来说,这种关系只是:他的商品包含着他自己的、按一定社会规律计量的劳动量。商品生产者在流通领域以外,也就是不同其他商品占有者接触,就不能使价值增殖,也就不能使货币或商品转化为资本。
    因此,资本总公式的矛盾在于,资本不能从流通中产生,又不能不从流通中产生。它必须既在流通中又不在流通中产生。如此,得出一个双重的结论:
    马克思说:货币转化为资本,必须根据商品交换的内在规律来加以说明,因此等价物交换应该是起点。我们那位还只是资本家幼虫的货币占有者,必须按商品的价值购买商品,按商品的价值出卖商品,但他在过程终了时取出的价值又必须大于他投入的价值。而这种价值的取得必须在流通领域中获取,又必
须不在流通领域中得到。他便为此而跳窜吧!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7 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9-12-27 10:55 编辑

                                                  3.劳动力的买和卖
    既赚不了钱,也亏不了钱,为什么总会有人在流通市场上投机呢?
    马克思说:要转化为资本的货币的价值变化,不可能发生在这个货币身上,因为货币作为购买手段和支付手段,只是实现它所购买或所支付的商品的价格,而它如果停滞在自己原来是形式上, 它就凝固为价值不变的化石了。同样,在流通的第二个行为即商品的再度出让上,也不可能发生这种变化,因为,这种一行为只是使商品从自然形式再转化为货币形式。因此,这种变化必定发生第一个行为G—W上,即所购买的商品上,但不是发生在这种商品的价值上。因为互相交换的是等价物,商品是按照它的价值支付的。因此,这种变化只能从这种商品的使用价值本身,即从这种商品的消费中产生。要从商品的消费中取得价值,我们的货币占有者就必须幸运地在流通领域内即在市场上发现这样一种商品,它是使用价值本身具有成为价值源泉的独特性质,因此它的实际消费本身就是劳动的对象化,从而是价值的创造。货币占有者在市场上找到了这样一种独特的商品,这就是劳动能力或劳动力。
    我们把劳动力或劳动能力,理解为一个人的身体所具有的体力和智力的总和。在理解价值的增殖上,必须始终围绕的中心为劳动是价值的唯一源泉。为此价值的增殖职能发生在增量劳动上。
    货币占有者(无论是企业经营者还是流通领域中的投机者),他们要把货币转化为资本,就必须在商品市场上找到自由的工人。这里所说的自由,具有双重意义:一方面,工人是自由人,能够把自己的劳动当做自己的商品来支配,另一方面,他们没有别的商品可以出卖,自由得一无所有,没有任何实现自己的劳动力所必需的东西。
    马克思说:有了商品流通和货币流通,决不是就具有了资本家存在的历史条件。只有当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占有者在市场上找到出卖自己劳动力的自由工人的时候,资本才产生;而单是这一历史条件就包含着一部世界史。因此,资本一出现,就标志着社会生产过程的一个新时代。
    这是一部什么世界史呢?这部世界史为资本原始积累时期,欧洲王公贵族体制的解体。被固化在农奴制中的土地所有者和劳动力,通过圈地运动成为自由劳动力。欧洲封建等级制度被唯利是图的资产阶级制度打破,金钱至上的资本主义社会起源。金钱从价值尺度变化成投机者如饥似渴,趋之若鹜的唯一目标。
    现在我们就来考察这个独特商品——劳动力。同一起其他商品一样,劳动力也具有价值。这个价值是怎样决定的呢?劳动力要维系其劳动能力便需要一定的物质保障,来维系其肌肉、神经、脑力等等在生产劳动上的再创造能力。这些消耗必须不断重新得到补偿。支出增多,收入才会增多。劳动力所有者,今天进行了劳动,他必须明天也能够在同样精力和健康条件下重复同样的过程。而且劳动力有生老病死,需要修复和更替。此外,为改变一般人的本性,使它获得一定劳动部门的技能和技巧,成为发达的和专门的劳动力,就要有一定的教育或训练,而这又得花费或多或少的商品等价物。劳动力的教育费用随着劳动力性质的复杂程度而不同。这种教育费用对于普通劳动力来说是微乎其微的——包含在生产劳动力所耗费的价值总和中。
    假如生产劳动力每天所需要的商品量=A,每星期所需要的商品量=B,每季度所需要的商品量=C,其它等等,那么这些商品每天的平均需要量=(365A+52B+4C+其他等等)/365。假定平均每天所需要的这个商品量包含六小时社会劳动,那么每天对象化在劳动力中的就是半天的社会平均劳动,或者说,每天生产劳动力所需要的是半个工作日。每天生产劳动力所需要的这个劳动量,构成劳动力的日价值,或每天再生产的劳动力的价值。劳动力的出售价格等于劳动力的价值,而一心要把货币转化为资本的资本家是需要支付资格价值的。若劳动力的最低限度或最小限度得不到保障,劳动效率的下降同样会导致资本家破产。
    马克思说:让我们同货币占有者和劳动力占有者一道,离开这个嘈杂的、表面的、有目共睹市场领域吧!让我们跟着他们俩进入门上挂着“非公莫入”牌子的隐蔽的生产场所吧!在那里,不仅可以看到资本是怎样进行生产的,而且还可以看到资本本身是怎样生产出来的。赚钱的秘密最后一定会暴露出来。
    劳动力的买和卖是在流通领域或商品交换领域的界限以内进行的,这个领域确实是天赋人权的真正伊甸园。那里是占统治地位自由、平等、所有权的单边主义。自由!因为商品例如劳动力的买者和卖者,只取决于自己的自由意志。他们是作为自由的、在法律上平等的人缔结契约的。契约是他们的意志借以得到共同的法律表现的最后结果。平等!因为他们彼此只是作为商品占有者发生关系,用等价物交换等价物。所有权!因为每一个人都只支配自己的东西。单边主义!因为双方都只顾自己。使他们连在一起并发生关系的唯一力量,是他们的利己心,是他们的特殊利益,是他们的私人利益。正因为人人只顾自己,谁也不管别人,所以大家都是在事物的预定和谐下,或者说,在全能的神的保佑下,完成着互惠互利、共同有益、全体有益的事业。
    一旦离开这个简单流通领域或商品交换领域,——庸俗的自由贸易论者用来判断资本和雇佣劳动的社会的那些观点,概念和标准就是从这个领域得出的。离开这个领域,我们的剧中人的面貌已经发生了变化。原来的货币占有者作为资本家,昂首前行;劳动力占有者作为他们的工人,尾随于后。资本家笑容满面,雄心勃勃;劳动力战战兢兢,畏缩不前。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8 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9-12-28 10:17 编辑

                                                    第三篇
                                              绝对剩余价值的生产
                                                    第五章
                                            劳动过程和价值增殖过程
                                                  1.劳动过程
    马克思说:劳动过程首先要撇开每一种特定的社会形式来加以考察。劳动首先是人和自然之间的过程,是人以自身的活动来中介、调整和控制人和自然之间的过程。
    如何理解呢?人以自身生理上的力量改变自然物,使得自然物符合人各种各样的理想化需要。人按照大脑中既定的理想化模式改造自然物,并在改造过程中加深认识和提高。马克思举例说:蜘蛛的活动与织工的活动相似,蜜蜂建筑蜂房的本领使人间的许多建筑师感到惭愧。但是,最蹩脚的建筑师从一开始就比最灵巧的蜜蜂高明的地方,是他在用“蜂蜡”建筑蜂房以前,已经在自己的头脑中把它建成了。劳动过程结束时得到的结果,在这个过程开始时就已经在劳动者的表象中存在着,即已经观念地存在着。为此劳动是人类有目的的对自然的改造。
    而劳动资料指通过人类劳动发生人类理想化变化的自然物,即原材料。劳动资料是劳动者置于自己和劳动对象之间、用来把自己的活动传导到劳动对象上去的物或物的综合体。劳动者利用物的机械的、物理的和化学的属性,以便把这些物当做发挥力量的手段,依照自己的目的作用于其他的物。劳动者直接掌握的东西,不是原材料或劳动对象,而是劳动资料。如此。劳动能力,包括劳动者的体力和智力,就成了劳动资料。从而马克思所论述的劳动力买卖便成为可能。这是最原始的劳动资料,劳动资料中还包括劳动工具。劳动工具延长了人的自然肢体,连被驯服的牛、马、驴等动物也曾作为劳动资料起着主要作用。著名发明家,美国前总统富兰克林说:人类是“A toolmaking animal.”一种制造工具的动物。更加广义地说:劳动过程的进行所需要的一切物质条件也都算做劳动过程的资料。它们虽不直接加入劳动过程,但是没有它们,劳动过程就不能进行,或者只能不完全地进行。土地本身也是劳动资料。为此土地的所有者仅属于那些有通过土地这种劳动资料进行劳动,并得到理想化结果的人群。地主显然不是土地所有人。
    综上所述,在劳动过程中,人的活动借助劳动资料使劳动对象发生预定的变化。劳动过程消失在产品中看不到了。而劳动过程做体现的是产品的使用价值,是经过形式变化而适合人的需要的自然物质。劳动中动的形式,在产品方面以静的属性表现出来,以存在的形式表现出来。纺织品以静态属性表现了纺织劳动这种动态过程。
如果整个过程从其结果的角度,从产品的角度加以考察,那么劳动资料和劳动对象二者表现为生产资料进入劳动过程,劳动本身则表现为生产劳动。
马克思说:当一个使用价值作为产品退出劳动过程的时候,另一些使用价值,以前的劳动过程的产品,则作为生产资料进入劳动过程。同一个使用价值,既是这种劳动的产品,又是那种劳动的生产资料。所以,产品不仅是劳动过程的结果,同时还是劳动过程的条件。
   这依旧要加以举例才能形象化。从粮食的产出中很难看出终究。因为土地本身是自然物,肥料可以从自然物中获取。看上去,人类劳动直接施加在土地上得到了理想化的结果—粮食。若我们换一种产品就好理解了。比如我们日常生活中最常用的塑料袋。生产塑料袋是一种劳动,有专业的塑料加工成型厂。然而塑料袋的价值仅仅是塑料厂单个劳动单位的价值吗?显然不是。生产塑料袋需要原材料—醋酸粒子。当镇江索普化工厂生产的醋酸粒子作为成品退出劳动过程后,作为产品的醋酸粒子又作为原材料加入了塑料厂的劳动生产过程。为此,一种终极使用价值往往叠加了双层或多层的劳动价值。
    一个使用价值究竟表现为原料、劳动资料还是终极产品,完全取决于它在劳动中所起的特定的作用,取决于它在劳动过程中做处的地位,随着地位的改变,它的规定也就改变。
    马克思说:劳动过程为人类生活的一切社会形式所共有。但资产阶级社会中,劳动过程被资本家占有。就其是资本家消费劳动力的过程来说,显示出两个特殊现象。
    首先,工人在资本家的监督下劳动,他的劳动属于资本家。
    其次,产品是资本家的所有物,而不是直接生产者工人的所有物。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8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9-12-28 21:56 编辑

                                                   2.价值增殖过程
    资本家要监督工人劳动,而且要将所谓产品据为己有。难道资本家得了强迫症,显示出一种奴役人的病态吗?显然,这样的说法是讲不通的。产业工人并没有从生产过程中看懂资本家发财的秘密,或资本家说他们的钱都是继承的财富,人天生有贫富之分。资本家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得到更多的可以用作价值尺度来交换一切商品的货币。无论他如何隐瞒了生产和流通过程中的秘密,资本家的钱是榨取的工人劳动。资本家纸醉金迷的生活来源是那些日日为生计而劳作的产业工人。马克思首先揭示了这个秘密。
    马克思说:正如商品是使用价值和价值的统一一样,商品生产过程必定是劳动过程和价值形成过程的统一。
    我们知道,每个商品的价值都是由物化在该商品的使用价值中的劳动的量决定的,是由生产该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这一点也使用于作为劳动过程的结果而归我们的资本家所有的产品。因此,首先必须计算对象化在这个产品中的劳动。
    以棉纱为例,若40磅棉纱的价值=40磅棉花的价值+1个纱锭的价值,也即若生产这个等式两边的产品需要同样的劳动时间,那么按照一般价值规律,10磅棉纱就是10磅棉花和1/4个纱锭的等价物。在这种情况下,同一劳动时间一次体现在使用价值棉纱中,另一次体现在使用价值棉花和纱锭中。纱锭和棉花再也不能分别体现各自的使用价值,而在纺纱过程中结合在一起,生成了棉纱这种新的使用价值。生产棉花所需要的劳动时间,是生产以棉花为原料的棉纱所需要的劳动时间的一部分,因而包含在棉纱中。生产纱锭所需要的劳动时间也凝结在棉纱中,因为没有纱锭的磨损或消费,棉花就不能纺成纱。若生产资料即棉花和纱锭表现为12先令的价值,这个价值便是棉纱价值或产品价值的组成部分。棉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比棉花+纱锭的价值低。
    在劳动过程中,劳动不断由动的形式转化为静态的存在形式。纺纱织工日复一日的劳动凝结在批量产出的棉纱成品里。产品形成以后,劳动看不见了,能看见的是棉纱的使用价值。 一小时终了时,纺纱运动就表现为一定量的棉纱,于是一定量的劳动,即一个劳动小时,对象化在棉花中。我们说的劳动小时,也就是纺纱工人的生命力在一小时内的耗费。这一个劳动小时是以一般社会劳动而非纺纱这种特殊劳动为计量,特殊劳动才具有社会衡量标准,劳动才有意义。
    为此在棉花转化为棉纱时,所消耗的是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在平均社会生产条件下,一个劳动小时内a磅棉花转化为b磅棉纱,那么,只有把12(小时)乘a磅棉花转化为12(小时)乘b磅棉纱的工作日,才当做12小时工作日。若1小时内有一又三分之二磅棉花被纺掉,或者说,转化为一又三分之二磅棉纱,那么10磅棉纱就表示6个被吸收的劳动小时。
    在劳动力出卖时,曾假定它的价值=3先令,在3先令中体现了6个劳动小时,而这也是生产出工人每天平均的生活资料量所需的劳动量。纺纱工人若在6小时内把10磅棉花转化为10磅棉纱,那么纺纱过程中,棉花作为生产资料吸收了6个劳动小时。这个劳动时间等于3先令,此3先令为劳动力日成本。
    现在来考察10磅棉纱的总价值。在这10磅棉纱中对象化了2.5个工作日。可以如此分解出来:2个工作日包含在棉花和纱锭的生产过程中,二分之一个工作日则是在纺纱过程中被吸收的。棉花和纱锭的价值12个先令+纺纱的价值3先令构成了10磅棉纱的价值15个先令。1磅棉纱的价格应为1先令6便士。
    我们的资本家愣住了,他无利可图。产品的价值等于预付资本的价值。预付的价值没有增殖,没有产生剩余价值。货币并没有转化为资本。
资本家不会就此罢休,维持一个工人24小时的生活只需要半个工作日,这并不妨碍工人得劳动一整天。因此,劳动力的价值和劳动力在劳动过程中的价值增殖,是两个不同的量。资本家之所以要购买劳动力,正是看中了这个价值差额。
    马克思说:劳动力的卖者,和任何别的商品的卖者一样,实现劳动力的交换价值而让渡劳动力的使用价值。若他不交出后者,就不能取得前者。劳动力的使用价值即劳动本身在劳动力买卖成交后已经不归它的卖者所有了。因此,劳动力维持一天只费半个工作日,而劳动力却能发挥作用或劳动一整天。劳动力的使用价值比劳动力自身一天的价值大一倍。这种情况对买者是一种特别的幸运,对卖者也不决不是不公平。“我们是资本家早就预见到了这种情况,这正是他发笑的原因。”
    工人在工厂中遇到的,不仅是6小时而且是12小时劳动过程所必需的生产资料。若10磅棉花吸收6个劳动小时,转化为10磅棉纱,那么20磅棉花就会吸收12个劳动小时,转化为20磅棉纱。在这20磅棉纱中对象化了5个工作日,其中4个工作日对象化在已经消耗的棉花和纱锭中,1个工作日是在纺纱过程中被棉花吸收的。5个工作日用金来表现是30先令,或1磅10先令。这就是20磅棉纱的价格。1磅棉纱仍然同以前一样值1先令6便士。但投入劳动过程的商品价值总和是:20磅棉花和纱锭的价值=24先令。24先令加上一个工作日资本家实际支付的劳动力价格3先令,等于27先令。资本家得到了3先令的剩余价值。货币转化为资本了。
    一切都在“公平,公开,公正。”地进行着。商品交换的各个规律也没有违反。等价物换等价物。作为买者,资本家对每一种商品—棉花、纱锭和劳动力—都按其价值支付。然后他做了别的商品购买者所做的事情。他消费它们的使用价值。他却成为了剥削者,资本家的利益在日复一日地“滚雪球”。资本家不需要邀请,他作出被别人邀请的样子,甚至要“三顾茅庐”。他垂涎欲滴,蠢蠢欲动,却要摆出一副不得不肩负使命的模样。资产阶级就是这样一个阶级,它偷了劳动者的钱,却要作出一副救世主的模样“张开爱的怀抱。”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9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9-12-29 10:46 编辑

                                                  第六章
                                            不变资本和可变资本
    劳动过程的不同因素在产品价值的形成上起着不同作用。工人把一定量的劳动加到劳动对象上,也就把新价值加到劳动对象上。另一方面,被消耗的生产资料的价值又成了产品的组成部分,例如,棉花和纱锭的价值包含在棉纱的价值中。可见生产资料的价值由于转移到产品上而被保存下来。这种转移是在生产资料转化为产品时发生的,是在劳动过程中发生的。这种转移只能用劳动的二重性来解释,即劳动劳动生产价值和使用价值。在同一时间内劳动创造价值并保存或转移生产资料价值。
    生产资料的使用价值的旧形式消失了,棉纱不可以当棉花灌进被套。但这种变化只是为了以新的使用价值形式出现,纺纱是为了织布,棉花不可以直接织布,要织布得用棉纱。只要使用价值是有目的地用来生产新的使用价值,制造被用掉的使用价值所必要的劳动时间,就成为制造新的使用价值所必要的劳动时间的一部分,也就是说,这部分劳动时间从被用掉的生产资料转移到新产品上去。棉纱的价值总高于棉花的价值。无论纺纱、织布、打铁,只要同生产资料接触,就使它们复活,赋予它们活力,使它们成为劳动过程的因素,并且同它们结合为产品。可见,工人通过自己的劳动加进价值,并不是由于他的劳动是纺纱或打铁,而是由于他的劳动是一般的抽象的社会劳动。即便改行也如此。工人通过自己的劳动加进价值,并不是由于他劳动的具体性特殊性即是纺纱还是打铁决定的,而是由于他的劳动是一般的抽象的社会劳动。由此产生了劳动在同一时间内所得出结论的二重性:价值的转移和新价值的生成。而新价值的生成,是由于劳动的单纯的量的增加,即一般人类劳动的积淀。
生产资料转给产品的价值决不会大于它在劳动过程中因本身的价值的消灭而丧失的价值。如果生产资料没有价值可以丧失,就是说,如果它本身不是人类劳动的产品,那么,它就不会把任何价值转给产品。它只是充当使用价值的形成要素,而不是充当交换价值的形成要素。一切未经人的协助就天然存在的生产资料,如土地、风、水、矿脉中的铁、原始森林中的树木等等,都是这样。
    生产资料的价值在劳动过程中被消耗。因此,生产资料的价值是再现在产品的价值中,而不是被再生产出来。旧的生产资料价值被凝固在新的产品中没有发生变化,被称为不变资本。不变资本即原料、辅助材料、劳动资料的那部分资本。它们在新的生产过程中并不改变自己的价值量。
    相反,转变为劳动力的那部分资本,在生产过程中改变了自己的价值。它再生产自身的等价物和一个超过这个等价物而形成的余额,剩余价值。这个剩余价值本身是可以变化的,是可大可小的。这部分资本从不变量转化为可变量,我们将其称为可变资本。
    有人说,生产资料的价值也会发生变化,也是可变资本。例如机器的磨损,原材料的损耗不同。例如,由于一种新发明,同种机器可由较少的劳动耗费再生产出来,那么旧机器就要或多或少地贬值,因而转移到产品上去的价值也要相应地减少。马克思说:即便在这种情况下,价值变动也是在机器作为生产资料执行职能的生产过程以外发生的。机器在劳动生产过程中转移的价值决不会大于它同与这个过程无关而具有的价值。生产资料价值的变动,虽然也会对已经进入生产过程的生产资料影响,但不会改变生产资料作为不变资本的性质。
    这又如何理解呢?马克思所考量的问题在于,假设一台机器的价值等于100,在使用周期过程中其转移到新产品中的价值不会大于100。100这个价值量作为过去的劳动已经凝固在机器中称为“价值的化石”。机器的磨损是100这个量,在整个生产周期中一点一点转移到产品中去的。机器维护的好坏是劳动力这个可变资本对生产的影响。机器维护得好使用周期长是可变资本—劳动力因素。反之,亦然。若新发明制造出新机器,提高了劳动生产力,那么新机器必然比旧机器卖得贵。可机器一经出售,这个新机器的自造价值也同时凝固在机器中转移给了生产者,从而成为“价值的化石”。单个生产中不变资本与可变资本的性质没有因为这些因素发生质的变化。
    马克思说:生产资料的变动,虽然也会对已经进入生产过程的生产资料产生影响,但不会改变生产资料作为不变资本的性质。同样,不变资本和可变资本之间的比例的变动也不会影响它们在职能上的区别。例如,劳动过程的技术条件可以大大革新,以致过去10个工人用10件价值很小的工具只能加工比较少量的原料。在这种情况下,不变资本即被使用的生产资料的价值量大大增加了,而资本的可变部分即预付劳动力的部分则大大减少了。但是,这种变动只改变总资本分为不变组成部分和可变组成部分的比率,却并不影响不变资本和可变资本的区别。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9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9-12-29 14:36 编辑

                                                  第七章
                                                剩余价值率
     
                                        1.劳动的剥削程度
    货币从印刷上看是一样的,面值也一样,但花费起来却不同。有人说既然你的钱能买到什么,我花同样多的钱也能买到。我的钱又不是偷来抢来的,若办不到不是不公平了吗?这里所讲的货币价值和用途同刑事犯罪无关。
   用于价值尺度的货币,其特征是先有商品,后以货币为尺度实施等价交换。先有商品,后有货币。用于预付资本的货币,只有货币没有商品。作为资本的货币起源于流通过程,是通过贱买贵卖或这样那样的手段从流通中截流的。但价值规律本身使得投机者看到,无论贱买贵卖还是贵卖贱买,都既不可能赚钱也不可能亏本。要实现流通中截流货币的价值,就必须要用这些货币组织生产和再生产。而资本家组织生产和再生产的目的不仅是为了实现截流货币的价值,更是为了实现其超过原来价值的价值,也就是为了剥削剩余价值。通过前面的论述,对此已毫无疑问了。本章讨论的剩余价值率,指的是对劳动力的剥削程度。
   马克思说:预付资本C在生产过程中生出的剩余价值,或预付资本价值C的增殖额,首先表现为产品价值超过产品的各种生产要素的价值总额和而形成的余额。
资本C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为购买生产资料而支出的货币额c,另一部分是为购买劳动力而支出的货币额v;c代表转化为不变资本的价值部分,v代表转化为可变资本的价值部分。因此,最初是C=c+v;,例如,预付资本500磅=410磅c+90磅v。 在生产过程结束时得到商品,它的价值=c+v+m(m是剩余价值),例如,410磅c+90磅v+90磅m。原来的资本C变为C’,由500磅变为590磅。二者的差额=m,即90磅剩余价值。因为各种生产要素的价值等于预付资本的价值,所以,说产品价值超过产品的各种生产要素的价值而形成的余额,等于预付资本的价值增殖,或等于生产出来的剩余价值,实际上是同义反复。
    我们已经知道,剩余价值只是v这个转变为劳动力的资本部分发生价值变化的结果,因此,v+m=v+Δv(v加v的增量)。但现实的价值变化和价值变化的比率却是被这样的事实掩盖了:由于资本可变组成部分的增加,全部预付资本也增加了。全部预付资本以前是500,现在变成了590。可见,要对这个过程进行纯粹的分析,必须把产品价值中只是再现不变资本价值的那一部分完全抽去,就是说,必须使不变资本c=0。
    于是,预付资本就从c+v简化为v,产品价值c+v+m就简化为价值产品v+m。假定价值产品=180磅,代表整个生产过程期间流动的劳动,我们从中扣除90磅可变资本的价值,就可得到90磅剩余价值。90磅(m)这个数字在这里表示所生产的剩余价值的绝对量。剩余价值的相对量,即可变资本价值增殖的比率,显然由剩余价值同可变资本的比率来决定,或者用m/v来表示。在上述例子中,它是90/90=100%。马克思把可变资本的这种相对的价值增殖或剩余价值的相对量,称为剩余价值率。
    马克思说:我们已经知道,工人在劳动过程的一段时间内,只是生产自己劳动力的价值。或者说,只是生产他的必要生活资料的价值。因此我们把进行这种再生产的工作日部分称为必要劳动时间,把在这部分时间内耗费的劳动称为必要劳动。这种劳动对工人来说所以必要,是因为它不以他的劳动的社会的形式转移。这种劳动对资本家和资本世界来说所以必要,是因为工人的经常存在是它们的基础。
    劳动过程的第二阶段时间,工人超出必要劳动的界限做工的时间,虽然耗费工人的劳动,耗费劳动力,但并不为工人形成任何价值。话句话说,工人无权分享这一部分价值。这段时间形成剩余价值,剩余价值以从无生有的全部魅力引诱着资本家。马克思把工作日的这部分称为剩余劳动时间,把这段时间内耗费的劳动称为剩余劳动( surplus labor )。把价值看做只是劳动时间的凝结,只是对象化的劳动,这对于认识价值本身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同样,把剩余价值看做只是剩余劳动时间的凝结,只是对象化的剩余劳动,这对于认识剩余价值也具有决定性的意义。使奴隶社会和雇佣劳动社会区别开来的,只是从直接生产者身上,劳动者身上,榨取这种剩余劳动的形式。劳工以货币形式得到的生活资料等于奴隶以实物形式得到的生活资料。
    因为可变资本的价值等于它所购买的劳动力的价值,因为这个劳动力的价值决定工作日的必要部分,而剩余价值又由工作日的剩余部分决定,所以从这里可以得出结论:剩余价值率m/v=剩余劳动/必要劳动。这两种比率把同一种关系表现在不同的形式上:一种是对象化劳动的形式,另一种是流动劳动的形式。为此,剩余价值率准确的表现出劳动力受资本剥削的程度或工人受资本家剥削的程度。资本家加深剥削的手段,要么是延长工作日,要么是增加劳动强度,甚至是并举。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0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9-12-30 09:48 编辑

                                                                                        第八章
                                                  工作日   
                                             1.工作日的界限
    我们用a————b线表示必要劳动时间的持续或长度,假定是六小时。再假定劳动分别超过ab线一小时、三小时、六小时不等,我们就得到三条不同的线:
                                     工作日Ⅰ                  工作日Ⅱ
                                  a————b—c             a————b——c
                                                   工作日Ⅲ
                                             a————b————c
    这三条线表示三种不同的工作日:七小时工作日、九小时工作日和十二小时工作日。延长线bc表示剩余价值的长度。因为工作日等于ab+bc,即ac,所以剩余价值量随可变量bc一同变化。线段ab表示生产劳动力成本的必要劳动时间,所以是已定的,那么bc与ab的比例总是能够计算出来的。分母不变,分子在变化。剩余价值率在工作日Ⅰ中是1/6,在工作日Ⅱ中是3/6,在工作日Ⅲ中是6/6。
    在工作日时间长度这个可变量中,用来生产劳动力成本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是不变的,但它的总长度随着剩余劳动的长度或持续时间而变化。因此,工作日是可以确定的,但工作日本身的内容是不定的。我们说耗费了一个工作日,还要考量一个工作日以内的工作时长和工作强度。
    工作日虽然不是固定的量,而是流动的量,但它只能在一定的界限内变动。不过它的最低界限是无法确定的。当然、假定延长线bc或剩余劳动=0,我们就得出一个最低界限,即工人为维持自身而在一天当中必须从事必要劳动的那部分时间。但是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础上,必要劳动始终只是工人的工作日的一部分,因此,工作日决不会缩短到这个最低限度上。可是工作日有一个最高界限。它不能延长到超出某个一定的界限。这个最高界限取决于两点:第一是劳动力的身体界限。一个人在24小时的自然日内只能支出一定量的生命力。正如一匹马天天干活,每天也只能干8小时。这种力每天必须有一部分时间休息、睡觉,人还必须有一部分时间满足身体的其他需要,如吃饭、盥洗、穿衣等等。除了这种纯粹身体的界限外,工作日的延长还碰到道德界限。工人必须有时间满足精神需要和社会需要,这些需要的范围和数量由一般的文化状况决定。因此,工作日是在身体界限和社会界限之内变动的。但是这两个界限都有极大的弹性,有极大的变动余地。
    马克思说:我们看到,撇开弹性很大的界限不说,商品交换的性质本身没有给工作日规定任何界限,因而没有给剩余劳动规定任何界限。资本家要坚持他作为买者的权利,他尽量延长工作日,如果可能,就把一个工作日变成两个工作日。另一方面,这个已经卖出的商品的独特性质给它的买者规定了一个消费的界限,并且工人也要坚持他作为卖者的权力,他要求把工作日限制在一定的正常量内。于是出现了劳资双方权利同权利的对抗,而这两种权利都同样是资本主义商品交换规律在雇佣制前提下所承认的。在平等的权利之间,力量就起决定作用。所以,在资本主义生产的历史上,工作日的正常化过程表现为规定工作日界限的斗争,这是全体资本家即资本家阶级和全体工人即工人阶级之间的斗争。废除雇佣劳动制标志着工人阶级斗争的最后胜利。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0 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9-12-30 11:20 编辑

                                          2.对剩余价值的贪欲。工厂主和领主
    马克思说:资本并没有发明剩余劳动。凡是社会上一部分人享有生产资料垄断特权的地方,劳动者,无论是自由的或不自由的,都必须在维持自身生活所必需的劳动时间以外,追加超额的劳动时间来为生产资料的所有者生产生活资料,不论这些所有者是雅典的贵族,伊特鲁里亚的神权政治首领,罗马的市民,诺曼的男爵,美国的奴隶主,瓦拉几亚的领主,现代的地主,还是资本家。但很明显,如果在一个经济的社会形态中占优势的不是产品的交换价值,而是产品的使用价值,剩余劳动就受到或大或小的需求范围的限制,而生产本身的性质就不会造成对剩余价值的无限制的需要。
    这种制约贪欲的社会是什么经济形态呢?从马克思的话出发进行推理。马克思先退回到货币产生以前的社会经济模式考量。商品生产是为了不同使用价值之间的交换以达到相互满足,供需平衡。随着商品生产的发展,商品本身在种类上繁多起来,交换范围一步步扩大。若不引入货币作为价值尺度,交换便发生混乱。正因为货币作为价值尺度,是一种可以交换一切商品的商品,人对货币的贪欲不断发展,不可收拾,形成了资本主义社会金钱至上,唯利是图的畸形。而马克思所讲的理想社会,废除了以雇佣劳动为特征的资本主义体系。商品交换回到使用价值的交换,而不产生先前没有货币的混乱,是保持了货币的第一职能,即价值尺度的职能。为此即不是金钱万能,也不是金钱无用。商品生产和交换统一于自然和人类社会的科学可持续发展。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0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9-12-30 11:20 编辑

                                        6.争取正常工作日的斗争。
                         对劳动时间的强制的法律限制。1833—1864年英国的工厂立法

   马克思说:资本经历了几个世纪,才使工作日延长到正常的最大极限,然后越过这个极限,延长到十二小时自然日的界限。此后,自18世纪最后三十多年大工业出现以来,就开始雪崩一样猛烈的、突破一切界限的冲击。习俗和自然、年龄和性别、昼和夜的界限,统统被摧毁了。被生产的轰隆声震晕了的工人阶级一旦稍稍清醒过来,就开始进行反抗,首先是在大工业诞生地英国。
   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是不完善和不全面的,但其残酷性早就反映出来,特别在工业发达的大城市。美国著名记者斯诺的名著《红星照耀中国》,其间讲到了上海于20世纪二三十年代发生的几次上海工人阶级武装斗争。书中说,上海工人阶级的生存状态极差。普遍使用童工和未成年人。工人只能在机器边吃饭、睡觉、普遍营养不良,没有阳光。资本家每天给工人几片面包的理由是,上海有大量的逃难者,每天苏州河内有数千饿毙灾民的尸体。上海工人阶级的武装斗争,虽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同情和支持,却没有获得胜利。蒋介石反动集团以金钱收买了一批地痞流氓,反动资本家集团用先进武器武装了这些黑社会,工人运动在进入高潮的关键时刻被扑灭了。欧洲早期资本主义发展所经历的普遍问题在中国没有普遍发生,是因为中国广袤地区依旧处于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状态。农村农奴制和封建禁锢长期没有打破,因小农利己主义限制,对城市阶级斗争也漠不关心。当时在上海、北京、广州、天津等大城市的工人阶级运动无异于欧洲的斗争。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1 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7.争取正常工作日的斗争。
                                           工厂立法对其他国家的影响

    正常工作日的确立是资本家阶级和工人阶级之间长期的多少隐蔽的内战的产物。斗争是在现代工业范围内开始的,所以它最先发生在现代工业的发源地英国。
法国在英国后面慢慢地跟了上来。在那里,十二小时工作日法律曾需要二月革命来催生,但是它比自己的英国原版更不完备得多。
在北美合众国,只要奴隶制使共和国的一部分还是畸形的,任何独立的工人运动就仍然处于瘫痪状态。在黑人的劳动打上屈辱烙印的地方,白人的劳动也不能得到解放。但是,从奴隶制的死亡中,立刻萌发出一个重新变得年轻的生命。南北战争的第一个果实,就是争取八小时工作日运动,这个运动以特别快车的速度,从大西洋到太平洋,从新英格兰跨到加利福尼亚。
    必须承认,我们的工人在走出生产过程同时他进入生产过程是不一样的。在市场上,他作为“劳动力”这种商品的占有者与其他商品的占有者相对立,即作为商品占有者与商品占有者相对立。他把自己的劳动力卖给资本家时所缔结的契约,可以说像白纸黑字一样表明了他可以自由支配自己。在成交以后却发现:他不是“自由的当事人”,他自由出卖自己劳动力的时间,是他被迫出卖劳动力的时间;实际上,他“只要还有一块肉、一根筋、一滴血可供榨取”,吸血鬼就决不罢休。为了“抵御”折磨他们的毒蛇,工人必须把他们的头聚在一起,作为一个阶级来强行争得一项国家法律,一个强有力的社会屏障,使自己不致再通过自愿与资本缔结契约而把自己和后代卖出去送死和奴役。
    思考:人们单纯地批判“自由”“平等”“博爱”是错的。因此少了一个前提,应该批判的是“资产阶级的自由、平等、博爱”。资产阶级的“自由、平等、博爱”本身又有一个前提——他们把一切放到资本市场上去考量。马克思批判的正是资产阶级的自由、平等、博爱,而不是这些语汇之一般意义。资产阶级的自由,是一切均可以用货币买卖的自由。资产阶级的平等是在金钱上,有钱可以如何如何,没钱不能如何如何的平等。平等的尺度是有钱才行。资产阶级的博爱指的是,若所有人都没有钱,你可以出卖你自己。比如劳动力。因为我有钱才什么也不用干。这是马克思加以区分而不是不加区分地批判“自由”“平等”“博爱”。而工人阶级争取正常工作日的斗争是在争取真正意义的的“自由”“平等”“博爱”而撕掉了资产阶级假“自由”“平等”“博爱”的伪善面纱。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1 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19-12-31 10:47 编辑

                                                                                             第九章
                                             剩余价值率和剩余价值量

    前一章我们已经讲过了什么是剩余价值率。剩余价值率指剩余劳动和必要劳动之间的比率。剩余价值率体现出资本家对劳动力的剥削程度,也即工作日越长剩余价值率越高。既然剩余价值率是一个比率问题,那么剩余价值量的大小便成为一个基础数学问题了。在已知劳动力价值的情况下,可变资本的量与同时雇佣的工人人数成正比。其中可变资本的价值,等于一个劳动力的平均价值乘以所使用的劳动力的数目。
    又因为在劳动力价值已定的情况下,一个工人所生产的剩余价值量是由剩余价值率决定的,由此就得出如下第一个规律:所生产的剩余价值量,等于预付的可变资本量乘以剩余价值率,或者说,是由同一个资本家同时剥削的劳动力的数目与单个劳动力受剥削的程度之间的复比决定的。在同等剩余价值率下,资本家扩大生产规模,雇佣更多的工人,他获得的剩余价值量就越大。
    平均工作日(它天然总是小于24小时)的绝对界限,就是可变资本的减少可以由剩余价值率的提高来补偿的绝对界限,或者说,受剥削工人人数的减少可以由劳动力受剥削的程度的提高来补偿的绝对界限。这个非常明白的第二个规律,对于解释资本要尽量减少自己所雇佣的工人人数即减少转化为劳动力的可变资本的趋势所产生的许多现象,是十分重要的,而这种趋势是同资本要生产尽可能多的剩余价值量的另一种矛盾趋势相互内部冲突。反过来说,如果所使用的劳动力数量增加了,或可变资本量增加了,但是它的增加和剩余价值率的降低不成比例,那么生产的剩余价值量就会减少。
    马克思说:从以上对剩余价值生产的考察中可以看出,不是任何一个货币额或价值额都可以转化为资本。相反地,这种转化的前提是单个货币占有者或商品占有者手中有一定的最低限额的货币或交换价值。可变资本的最低限额,就是为取得剩余价值全年逐日使用的一个劳动力的成本价格。货币或商品的占有者,只有当他在生产上预付的最低限额大大超过了中世纪的最高限额时,才真正变为资本家。这便是黑格尔《逻辑学》中从量变到质变的正确规律。
    思考:并非只要手中有钱就可以投资变为资本家。我们常说:“资本主义生产的内部矛盾是不可调和的,是无解的。”可平时的这种说法你认为不是在背诵书本上的教条或领袖语录吗?若您讲不通,实际上就等于在死记烂背。首先,资本主义生产的目的就是为了金钱,是金钱至上的产业行为。其次,这个目的即便在数学上都是难以实现的。既然为了钱,资本家的目的是要得到最大的剩余价值量,其它一切都不顾。若要取得最大剩余价值量,首先必然要减少可变资本的消耗量。若减小可变资本的消耗量即花在雇佣劳动上的钱少了,那么雇佣劳动力的数量就减少了,即便延长了工作时间,增加了剩余价值率(加大剥削程度)其获得的剩余价值量依旧会因雇工总人数的减少而减少。资本家投入的劳动力价值,实际上不能单纯地从他所身处的时代单立地考量。他投入的货币实际上也在位历史消化劳动力,有一个最低限度的货币或交换价值。现在的资本家也在同过去的资本家拼命。“只有当他在生产上预付的最低限额大大超过中世纪的最高限额时,才真正变为资本家。”资本主义的矛盾不仅是横向矛盾也是纵向矛盾。
    马克思说:还在资本主义生产初期,某些部门所需要的最低限额的资本就不是在单个人手中所能找到的。这种情况一方面引起国家对私人的补助,另一方面,促使对某些工商业部门的经营享有合法垄断权的公司的形成,这种公司就是现在股份公司的先驱。
    资本主义生产为了从表面上调和其本身不可调和的矛盾,采取越来越激烈的剥削措施。在生产过程中,资本发展成为对劳动,即对发挥作用的劳动力或工人本身的指挥权。人格化的资本即资本家,监督工人有规则地并以应有的强度工作。
    其次,资本发展成为一种强制关系,迫使工人阶级超出自身生活需要的狭隘范围而从事更多的劳动。作为他人辛勤劳动的制造者,作为剩余价值的榨取者和劳动力的剥削者,资本在精力、贪婪和效率方面,远远超过了以往一切以直接强制劳动为基础的生产制度。也即资本主义剥削甚至超越了奴隶社会。
    无论资本主义采用什么样的生产模式,也无论使用什么先进技术,其资本的内在矛盾是不可调和的,是无解的。资本主义是一条死路,也即为了谋财而生产是一条死路。因为谋财是资本主义生产的原动力。马克思并没有杀死财神,而是将财神从那个混乱的不可实现的梦境臆想中唤醒了。那个发财梦,本身就是错乱。               


     
 楼主| 发表于 2020-1-1 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20-1-1 17:51 编辑

                                                                                       第四篇
                                           相对剩余价值的生产
                                                 第十章         
                                           相对剩余价值的概念

    工作日的一部分只是生产出资本所支付的劳动力价值的等价物。到现在为止,工作日的这一部分被看做不变量,而在一定的生产条件下,在社会现有的经济发展阶段上,它实际上也是这样的。剩余价值率是剩余劳动和必要劳动之间的比率。从单个劳动考察,若必要劳动不变,要增加剩余价值量只能通过延工作日才可办到。而工作日的长度是有极限的。也就是说资本家已经无计可施了?资本家对钱的贪欲是永无止境的,他会绞尽脑汁。虽然资本家在社会道德上是个流氓,在智力上却不乏天才。智力同智慧当然是不一样的,智力是个中性词,智慧是个褒义词。
   资本家要缩短必要劳动时间。若您说他单纯地克扣劳动力的生活资料,这个空间非常狭小,狭小到几乎不可能。从资本家剥削阶级的贪婪本性上讲,生活资料已经仅仅能够维持劳动力的存在。进一步克扣只能使得劳动效率降低。
   现在假定工作日的长度是12个小时,其中必要劳动时间为10个小时而剩余劳动时间为2个小时。劳动力的价值必须在实际上降低十分之一,必要劳动时间才能从10小时减到9小时,从而剩余劳动从2小时延长到3小时。
   若既定的生活资料价值即劳动力的价值要降低十分之一,同样的生活资料,从前用10小时生产出来,现在要求用9小时生产出来。为此就要提高生活资料生产部门的劳动生产力。例如:一个鞋匠使用一定的劳动资料,在一个十二小时工作日内可以做一双皮鞋。如果他要在同样的时间内做两双皮鞋,他的劳动生产力就必须提高一倍。为此,他的劳动生产条件,也就是生产方式,从而劳动过程本身,必须发生革命。劳动生产力的提高,我们在这里一般是指劳动过程中这样一种变化,这种变化能缩短生产某种商品的社会必需的劳动时间,从而使较小量的劳动获得生产较大量使用价值的能力。这以来生产剩余价值的途径就愈加复杂了。
    马克思把通过延长工作日而生产的剩余价值,叫做绝对剩余价值;相反,把通过缩短必要劳动时间、相应地改变工作日的两个组成部分的量的比例而生产的剩余价值,叫做相对剩余价值。
    马克思说:要使劳动力的价值降低,生产力的提高必须扩展到这样一些产业部门,这些部门的产品决定劳动力的价值,就是说,它们或者属于日常生活资料的范围,或者能够代替这些生活资料。但是,商品的价值不仅取决于使商品取得最终形式的那种劳动的量,而且还取决于该商品的生产资料所包含的劳动量。例如,皮鞋的价值不仅取决于鞋匠的劳动,而且还取决于皮革、蜡、线等等的价值。因此,那些为生产必要生活资料提供不变资本物质要素(劳动资料和劳动材料)的产业部门中生产力的提高,以及它们的商品相应的便宜,也会降低劳动力的价值。当生产生活资料领域的生产力普遍提高了,自然就缩短了必要劳动时间。必要劳动时间的全部缩短等于所有这些特殊生产部门中这种劳动时间缩短的总和。我们必须把这种一般剩余价值率的提高同资本的一般的、必然的趋势的表现形式区别开来。
    马克思举例说:为了理解此类超额剩余价值的生产,要做如下说明。若一个劳动小时用金量来表示是6便士或0.5先令,一个12小时工作日就会生产出6先令的价值。假定在一定的劳动生产力的条件下,在这12小时内制造12件商品;每件商品用掉的生产资料、原料的价值是6便士。在这种情况下,每件商品花费1先令,即6便士是生产资料的价值,6便士是加工时新加进的价值。现在假定有一个资本家使劳动生产力提高一倍,在一个十二小时工作日中不是生产12件这种商品,而是24件。在生产资料的价值不变的情况下,每件商品的价值就会降低到9便士。即6便士的生产资料价值没有发生改变,但分配在每一件商品中的新加的价值由于件数的翻翻而减去一半,成为了3便士。生产力提高了,劳动力价值没有发生变化,分散到每一件商品中的新加价值相应地减少了。就单个生产而言,现在这个商品的个别价值低于它的社会价值,也就是说,在生产资料转化为产品时,就每件产品来说,现在加到生产资料上的,不像从前那样是整整一个劳动小时而是半个劳动小时。可在市场上,商品是按照社会平均价值交换的,而不是按照个别价值交换的。劳动生产力高的资本家,获得的交换价值就高。因此,若这个生产力提高了一倍的资本家按1先令这个社会价值出售自己的商品,那么他是商品就是超出它的个别价值3便士出售。这样,他就实现了3便士的超额剩余价值。为此,每个资本家都抱有提高劳动生产力来使商品便宜的动机。
    即便这种场合,剩余价值生产的增加也是靠必要劳动时间的缩短和剩余劳动的相应延长。因为这样的生产力提高不仅表现在凝结于单个商品中的新加价值少了,而且还体现在必要劳动时间也被其缩短了。变化不是单一的而是双向的。马克思举例说:一个12小时工作日价值是20先令。其中12先令属于只是再现的生产资料的价值。因此,剩下的8先令是体现在一个工作日的价值的货币表现。这个货币表现比同类社会平均劳动的货币表现要多,因为12小时的同类社会平均劳动只表现为6先令。然而资本家的获利只是其间的差额2个先令吗?无论资本家如何否认,他的获利绝不是这么一点儿。生产力的提高使得生产劳动力费用的必要劳动时间同样大大地缩短了。但我们的资本家仍然同从前一样,只用5个先令支付劳动力的日价值。然而,工人以提高的生产力去生产这个价值,就不需要像过去那样用10个小时,而只需要用7.5个小时。这样,他的剩余劳动就增加了2.5个小时,他生产的剩余价值从1先令增加到3先令。生产力的提高起了自乘的劳动的作用。单个资本家个别做的事,就是资本全体在生产相对剩余价值的场合所做的。但是另一方面,当新的生产方式被普遍采用,因而比较便宜地生产出来的商品的个别价值和它的社会价值之间的差额消失的时候,这个超额剩余价值也就消失。为此资本投机的机遇在于生产力发展在时间和区域上的不均衡,全国统一标准后又在于国际市场时间和区域上的不均衡。
    马克思补充说:价值由劳动时间决定这同一规律,既会使采用新方法的资本家感觉到,他必须低于商品的社会价值来出售自己的商品,又会作为竞争的强制规律,迫使他的竞争者也采用新的生产方式。因此,只有当劳动生产力的提高扩展到同生产必要生活资料有关的生产部门,以致使属于必要生活资料范围,从而构成劳动力价值要素的商品变得便宜时,一般剩余价值率才会最终受到这一整个过程的影响。
    商品的价值与劳动生产力成反比。劳动力的价值也是这样,因为它是由商品价值决定的。相反,相对剩余价值与劳动生产力成正比。它随着生产力提高而提高,随着生产力降低而降低。因此,提高劳动生产力来使商品便宜,并通过商品便宜来使工人本身也便宜,是资本内在的冲动和经常的趋势。
    商品的绝对价值本身,是生产商品的资本家所不关系的。他关心的只是商品所包含的,在出售时实现的剩余价值。换句话说,资本家并不关心:“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劳动价值本身。他只关心如何从粮食的市场价格变动中套取现汇利益的多少。剩余价值的实现自然就包含着预付价值的补偿。因为相对剩余价值的增加同劳动生产力的发展成正比,而商品价值的降低和劳动生产力的发展成反比,也就是说,因为同一过程使商品便宜,并使商品中包含的剩余价值提高,所以这就解开了一个谜:为什么只是关心生产交换价值的资本家,总是力求降低商品的交换价值。资本家不仅要通过劳动生产力的提高大大降低单位商品的价值,即单个商品凝结的劳动,还要在社会平均交换价值未因生产力普遍提高而发生变化的瞬间出售换取最大的交换价值,实施即时套现。
    马克思总结说:在资本主义生产中,发展劳动生产力的目的,是为了缩短工人必须为自己劳动的工作日部分,以此来延长工人能够无偿地为资本家劳动的工作日的另一部分。

点评

“是生产商品的资本家所不关系的”(误) “是生产商品的资本家所不关心的”(正)  发表于 2020-1-2 07:38
     
 楼主| 发表于 2020-1-2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20-1-2 11:15 编辑

                                                第十一章
                                                   协作

    马克思说:我们已经看到,资本主义生产实际上是在同一个资本同时雇佣人数较多的工人,因而劳动过程扩大了自己的规模并提供了较大量的产品的时候才开始的。人数较多的工人在同一时间、同一空间(或者说同一劳动场所),为了生产同种商品,在同一资本家的指挥下工作,这在历史上和概念上都是资本主义生产的起点。就生产方式本身来说,例如,初期的工场手工业,除了同一资本同时雇佣的工人人数较多外,和行会手工业几乎没有什么区别。行会师傅的作坊只是扩大了而已。
前面的章节已经多次提到社会平均劳动这个概念,然而并没有讲它具体是如何得来的。对象化为价值的劳动,是社会平均性质的劳动,也就是平均劳动力的表现。但是平均量始终只是作为同种的许多不同的个别量的平均数而存在的。显然,同时雇佣的人数较多的工人的总工作日除以工人人数,本身就是一天的社会平均劳动。对单个生产者来说,只有当他作为资本家进行生产,同时使用许多工人,从而一开始就推动社会平均劳动的时候,价值增殖规律才会出现。即使劳动方式不变,同时使用人数较多的工人,也会在劳动过程的物质条件上引起革命。
    马克思说:在资本主义生产中,劳动条件作为某种独立的东西而与工人相对立,所以劳动条件的节约也表现为一种与工人无关、因而与提高工人的个人生产率的方法相脱离的特殊操作。
    资本家要达到的目的是推动社会平均劳动,社会劳动逐渐显示出一种于个体劳动不同的特征。许多人在同一生产过程中,或在不同的但相互联系的生产过程中,有计划地一起协同劳动,这种劳动形式叫做协作。
    在这里,结合劳动效果要么是单个人劳动根本不可能达到的,要么只能在长得多的时间内,或者只能在很小的规模上达到。这里问题不仅是通过协作提高了个人生产力,而且是创造了一种生产力,这种生产力本身必然是集体力。和同样数量的单干的个人工作日的总和比较起来,结合工作日可以生产更多的使用价值,因而可以减少生产一定效用所必要的劳动时间。比如:若一个人进行编织劳动,他先得去纺绳,等纺完绳后再去印染使得绳具有多种色彩而编织物美观,最后他才能自己动手去编织。个体劳动表现出一种分立的时间和过程顺序,这里一系列分立的劳动过程降低了劳动效率。比如一个人要同时具备多种技能,他对各种劳动的熟练程度是不均衡的,他在劳动过程的时间安排上是不紧凑的。社会劳动将纺绳、印染、编织分为协作的劳动过程。分别负责纺绳、印染、编织的社会劳动群体,他们对各自单一的劳动技能更加容易熟练,在一条龙生产过程中时间上的安排更加紧凑。为此可以减少生产一定效用所必要的劳动时间。结合工作日的特殊生产力是由协作本身产生的。劳动者在有计划地同别人共同工作中,摆脱了他的个人局限,并发挥出他的种属能力。
    在劳动力本身集合在生产过程中以前,这些劳动力的总价值或工人一天、一周等等的工资总额,必须已经集合在资本家的口袋里。较大量的生产资料积聚在单个资本家手中,是雇佣工人进行协作的物质条件,而且协作的范围或生产的规模取决于这种集聚的程度。
    资本家必须组织生产。因为作为资本的货币同作为价值尺度的货币,其职能是不同的。作为价值尺度的货币是有商品进行价值比照的,作为资本的货币没有商品可以进行比照。货币资本为了实现其本身的价值,为了超越本身的价值,它必须通过生产出商品并生产出更多的剩余价值才能达到目的。
    马克思说:一切规模较大的直接社会劳动或共同劳动,都或多或少地需要指挥,以协调个人活动,并执行生产总体的运动——不同于这一总体的独立器官的运动——所产生的一般职能。一个单独的提琴手是自己指挥自己,一个乐队就需要一个乐队指挥。一旦从属于资本的劳动成为协作劳动,这种管理、监督和调节的职能就成为资本的职能。这种管理的职能作为资本职能的特殊职能取得了特殊的性质。因此,如果说资本主义的管理就其内容来说是二重的——因为它所管理的生产过程本身具有二重性:一方面是制造产品的社会劳动过程,另一方面是资本的价值增殖过程——那么,资本主义的管理就其形式来说是专制的。
    经过马克思的解释,一切已经非常了然了。资本主义国家会行使一定的管理职能,使得社会化生产成为可能并具有一定的秩序。但因其双重性的第二个性质——价值的增殖过程。其管理职能仅仅是为价值增殖服务的。私有制导致剥削本身,导致下层生产的有序性和严酷性,为资产阶级上层积累财富。而资产阶级上层表现出的纸醉金迷,挥霍无度表明其对自身的管理是混乱的。双重标准是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一贯的与生俱来的的本质特征。
    在对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说明中,马克思解释到:正如起初当资本家的资本一达到开始真正的资本主义生产所需要的最低限额时,他便摆脱体力劳动一样,现在他把直接和经常监督单个工人和工人小组的职能交给了特种的雇佣工人。正如军队需要军官和军士一样,在同一资本指挥下共同工作的大量工人也需要工业上的军官(经理)和军士(监工),在劳动过程中以资本的名义进行指挥。监督工作固定为他们的专职。政治经济学家在拿独立的农民或独立的手工业者的生产方式同以奴隶制为基础的种植园经济作比较时,把这种监督工作算做非生产费用。相反地,他在考察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时,却把从共同的劳动过程的性质产生的管理职能,同从这一过程的资本主义的、从而对抗的性质产生的管理职能混为一谈。资本家所以是资本家,并不是因为他是工业的管理者,相反,他所以成为工业的司令官,因为他是资本家。工业上的最高权力成了资本的属性,正像在封建时代,战争中和法庭裁判中的最高权力是地产的属性一样。
    马克思接着说:工人作为独立的人是单个的人,他们和同一资本发生关系,但是彼此不发生关系。他们的协作是在劳动过程中开始的,但是在劳动过程中他们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他们一进入劳动过程,便并入资本本身。劳动者只不过是资本的一种特殊存在方式。工人作为社会工人所发挥的生产力,是资本的生产力。只要把工人置于一定的条件下,劳动的社会生产力就无须支付报酬而发挥出来,而资本正是把工人置于这样的条件之下的。因为劳动的社会生产力不费资本分文,另一方面,又因为工人在他的劳动本身属于资本家以前不能发挥这种生产力,所以劳动的社会生产力好像是资本天然具有的生产力,是资本内在的生产力。
     马克思这么一讲解,一个重大的悬案又了结了。资本家高喊的:“钱会生钱”是从何而来的呢?我们一再强调,作为资本的货币同作为价值尺度的货币,其职能是不同的。作为价值尺度的货币是劳动的一种度量衡,而作为资本的货币已经成为了绝对意义上的商品。作为资本的货币要实现其价值并进行价值增殖,必须要使用劳动和剥削劳动。资本家拿了一堆无用的东西——作为资本的货币——在社会上寻找自由劳动力(因圈地运动而一无所有的人)。他们用少的可怜的培训费用,培训了这些劳动者简单和基本的劳动技能。而在生产过程中的一切均为劳动的价值,新的劳动力生产出了新的产品,产品中凝结了劳动的价值。可此时资本家对此半点都不承认。他认为这后来生成的一切,都是最初投入的少的可怜的生活资料和培训费用生出来的价值。是钱——作为资本的货币——生出来的钱。劳动力本身是其启动资本的组成部分,劳动的增殖是资本增殖的组成部分。对劳动本身价值的抹杀和对资本价值的强制性理念灌输,成为资产阶级教育的核心。为此社会主义科学社会的教育核心同资本主义教育的核心在本质上是相互对立的敌人。资本主义使人觉得“好像资本具有天然的生产力。”
    资本主义生产模式对社会生产的发展其作用是正负两个方面的。同一个劳动过程中同时雇佣人数较多的雇工,构成资本主义生产的起点。这个起点是和资本主义本身的存在结合在一起的。因此,一方面,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表现为劳动过程转化为社会过程的历史必然性,另一方面,劳动过程的这种社会形式表现为资本通过提高劳动过程的生产力来更加有效地剥削劳动过程的一种方法。虽然协作的简单形态本身表现为同它的更发展的形式并存的特殊形式,协作仍然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本形式。


     
 楼主| 发表于 2020-1-3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20-1-3 10:12 编辑

                                                 第十二章
               
                             分工和工场手工业
                                          1.工场手工业的二重起源
    因协作能提高劳动生产力,资本主义经营将个体经济集合起来,初步实现社会化生产。封建经济的个体性质,这个生产力水平,决定了封建体制封闭、独立和长期固步自封的落后特征。社会化生产提高了生产力水平,打破了长期的发展地域局限性。资本主义从生产力的发展上相较封建主义是一种历史进步。但资本主义发展因私有化导致的不平衡以及全局混乱,是资本主义体制自身无法解决的致命矛盾。
   关于工场手工业起源,马克思说:以分工为基础的协作,在工场手工业上取得自己的典型形态。这种协作,作为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具有特征的形式,在真正的工场手工业时期占有统治地位。这个时期大约从16世纪中叶到18世纪最后三十多年。
工场手工业是以两种方式产生的。
   一种方式是:不同种的独立手工业的工人在同一资本家的指挥下联合在一个工场里,产品必须经过这些工人之手才能最后制成。例如,马车过去是很多独立手工业者,如马车匠、马具匠、裁缝、钳工、铜匠、旋工、饰涤匠、玻璃匠、彩画匠、油漆匠、描金匠等劳动的总产品。马车工场手工业把所有这些不同的手工业者联合在一个工场内,他们在那里同时协力地进行劳动。
   工场手工业也以相反的方式产生。许多从事同一个或同一类工作(例如造纸、铸币或制针)的手工业者,同时在同一个工场里为同一个资本家所雇佣。这是最简单形式的协作。他仍然按照原有的手工业方式进行劳动。但是外部情况很快促使人们按照另一种方式来利用集中在同一个场所的工人和他们同时进行劳动。例如,必须在一定期限内提供大量完成的商品这种情况,就是如此。于是劳动有了分工。各种操作不再由同一个手工业者按照时间的先后顺序完成,而是分离开来,孤立起来,在空间上并列在一起,每一种操作分配给一个手工业者,全部操作由协作者同时进行。这种偶然的分工一再重复,显示出它特有的优越性,并渐渐地固定为系统的分工。商品从一个要完成许多种操作的独立手工业者的个人产品,转化为不断地只完成同一种局部操作的各个手工业者的联合体的社会产品。
   可见,工场手工业的生产方式,它由手工业形成的方式,是二重的。一方面工场手工业在生产过程中引进了分工,或者进一步发展了分工,另一方面它又把过去分开的手工业结合在一起。但是不管它的特殊的出发点如何,它的最终形态总是一样的:一个以人为器官的生产机构。
   思考:以往有很长一段时间,人们在反对资本主义同反对封建主义一样采取彻底否定的方式。改革开放以后,还有一些更加糊涂的人对“我们要采用资本主义的一些先进理念”不能理解。甚至认为要搞一些“剥削剩余价值”,从而走向黑社会性质。有人反对资本主义的社会化、集约化生产,结果退回个体经济。若生产力倒退,其必然的后果是生产关系也倒退,而且是退回资本主义产生以前的封建体制。资本主义的落后性指的是资本主义在剥削理念上相较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并没有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变革,甚至在帝国主义阶段,其反人类本质愈演愈烈。但这不可以否定资本家所发现的集约化生产对推动人类社会生产力来说是一种进步。它对实现共产主义最终的“解放全人类”目标是有益的。因为提高了劳动生产力,并废除剥削剩余价值,人类便向同自然的残酷斗争中又进一步解放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1-3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2.局部工人及其工具

    如果我们进行更仔细的考察,那么首先就可以清楚地看到,终生从事同一种简单操作的工人,把自己的整个身体转化为这种操作的自动的片面的器官,因而他花费在这一操作上的时间,比顺序地进行整个系列的操作的手工业者要少。但是,构成工场手工业活机构的结合总体工人,完全是由这些片面的局部工人组成的。因此,与独立的手工业比较,在较短时间内能生产出较多的东西,或者说,劳动生产力提高了。
    劳动生产率不仅取决于劳动的技艺,而且也取决于他的工具的完善程度。工场手工业时期通过劳动工具适合于局部工人的专门的特殊职能,使劳动工具简化、改进和多样化。这样,工场手工业时期也就同时创造了机器的物质条件之一,因为机器就是由许多简单工具结合而成的。
    局部工人及其工具构成工场手工业的简单要素。接下来我们可以考察工场手工业的全貌。

     
 楼主| 发表于 2020-1-3 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20-1-3 18:24 编辑

                                           2.工场手工业的两种基本形式
                                    ——混成的工场手工业和有机的工场手工业

    工场手工业的组织有两种基本形式。这两种形式虽然有时交错在一起,但仍然是两个本质上不同的类别,而且特别在工场手工业后来转化为使用机器的大工业时,起着完全不同的作用。这种二重性起源于制品本身的性质。制品或者是由各个独立的局部产品纯粹机械地装配而成,或者是依次经过一系列互相关联的过程和操作而取得的形态。
    工场手工业时期所特有的机器始终是由许多局部工人结合成的总体工人本身。现在总体工人具备了技艺程度相同的一切生产素质,同时能最经济地使用它们,因为他使自己的所有器官个体化而成为特殊的工人小组,各自担任一种专门的职能。局部工人作为总体工人的一个肢体,他的片面性甚至缺陷就成了他的优点。从事片面职能是习惯,使他转化为本能地准确地起作用的器官,而总机构的联系迫使他以机器部件的规则性发生作用。
    因为总体工人的各种职能有的比较简单,有的比较复杂,有的比较低级,有的比较高级,所以他的器官,即各个劳动力,需要极不相同的教育程度,从而具有极不相同的价值。因此,工场手工业发展了一种劳动力的等级制度,与此相适应的是一种工资的等级制度。
    与等级制度的阶梯相并列,工人简单地分为熟练工人和非熟练工人。凡是缩短劳动力再生产所必要的时间的事情,都会扩大剩余劳动的领域。
    思考:资本主义因将劳动力是为资本的组成部分,为此劳动力再资本家眼中是工具。又因为社会分工和协作劳动,资本家只需要劳动力单方面技能的发展,使得劳动力成为活机器。资本主义生产模式下的工人受到的是非人文主义待遇。社会主义强调劳动力在德、智、体、美、劳方面的全面均衡发展,为此属于人文主义。社会主义保持社会分工和集约化生产,是为了节约人类劳动提高产出。简单劳动之间体现出一种交互协作的特色,所以不主张出现巴士底狱那样订鞋钉的只会钉钉子的劳动状况。
  

     
 楼主| 发表于 2020-1-4 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4.工场手工业内部的分工和社会内部的分工

    人类社会首先存在的是自然分工。自然分工指由于性别、年龄等差异造成的纯生理能力上之差异而必要的分工。自然分工指不同的人在体能、智力、技能等方面取长补短。而社会分工单就劳动本身来说,可以把社会生产分为农业、工业等大类,叫做一般分工;把这些大类分为种和亚种,叫做特殊的分工;把工场内部的分工,叫做个别的分工。
    社会内部以及个人被相应地限制在特殊职业范围内的现象,同工场手工业的分工一样,是从相反的两个起点发展起来的。文化初期,以独立资格相互接触的不是单个的人,而是家庭、氏族等等。不同的共同体在各自的自然环境中,找到不同的生产资料和不同的生活资料。因此,它们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产品,也就各不相同。个体经济具有这样的特征。自然差别导致产品不同,在共同体互相接触时引起了产品的互相交换,从而使这些产品逐渐转化为商品。交换使得个体生产转化为社会总生产中相互依赖的部门。交换打破了人类以生理特征为基础的分工,以致不同劳动的联系是以产品作为商品的交换为中介的。原来独立的东西(自然分工)丧失了独立,原来非独立的东西(以市场为中心的分工)获得了独立。
    马克思说:一切发达的、以商品交换为中介的分工的基础,都是城乡的分离。可以说,社会的全部经济史,都概括为这种对立的运动。
    因为商品生产和商品流通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一般前提,所以工场手工业的分工要求社会内部的分工已经达到一定的发展程度。相反地,工场手工业分工又会发生反作用,发展并增加社会分工。以纺织业为例,初步社会分工为纺线、印染、织布。出现工场手工业后,为了提高劳动效率,自然要求不断发展和改进纺织机械。随着纺织机械的发展,出现了生产纺织机械各部件的社会生产部门的分工。随着纺织动力的发展,又出现了纺织机械动力装备生产部门的分工。为此工场手工业分工是建立在一定社会分工前提下的,它的出现又进一步增加了社会分工。马克思说:一旦工场手工业的生产扩展到这样一些行业,即到目前为止作为主要行业或辅助行业和其他行业联系在一起,并由同一生产经营者的行业,分离和相互独立的现象就会立即发生。一旦工场手工业的生产扩展到某种商品的一个特殊的生产阶段,该商品的各个生产阶段就转化为各种独立的行业。
    社会内部的分工和工场内部的分工,尽管有许多相似点和联系,但二者不仅有程度上的差别,而且有本质区别。
    整个社会内部的分工,不论是否以商品交换为中介,是各种经济的社会形态所共有的,而工场手工业分工却完全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独特创造。
  

     
 楼主| 发表于 2020-1-4 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5.工场手工业的资本主义性质

    以分工为基础的协作或工场手工业,最初是自发地形成的。一旦它得到一定的巩固和扩展,它就成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有意识的、有计划的和系统的形式。
    工场手工业分工不仅仅只是为资本家而不是为工人发展社会的劳动生产力,而且靠使各个工人畸形化发展社会的劳动生产力。它生产了资本统治劳动的新条件。因此,一方面,它表现为社会的经济形成过程中的历史进步和必要的发展因素,另一方面,它表现为文明的和精巧的剥削手段。

     
 楼主| 发表于 2020-1-5 1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20-1-5 10:49 编辑

                                                  第十三章
                                                 机器大工业
                                                1.机器的发展

    马克思说:像其他一切发展劳动生产力的方法一样,机器是要使商品便宜,是要缩短工人为自己花费的工作日部分,以便延长他无偿地给予资本家的工作日部分。机器是生产剩余价值的手段。生产方式的变革,在工场手工业中以劳动力为起点,在大工业中以劳动资料为起点。
    机器提高了劳动效率。工具机的创造(由杠杆、曲轴到工具的联动)使得蒸汽机的革命成为必要。一旦人不再用工具作用于劳动对象,而只是作为动力作用于工具,人的肌肉充当动力的现象成为偶然的了,人力就可以被风、水、蒸汽等等代替了。
    一旦一个工业部门生产方式发生变革,会引起其他部门生产方式的变革。因此,大工业必须掌握它特有的生产资料,即机器本身,必须用机器来生产机器。这样,大工业才建立起与自己相适应的技术基础,才得以自立。
    机器作为一种劳动资料,要求以自然力来代替人力,以自觉应用自然科学来代替从经验中得出的成规。在工场手工业中,社会劳动过程的组织纯粹是主观的,是局部工人的结合;在机器体系中,大工业具有完全客观的生产有机体,这个有机体作为现成的物质生产条件出现在工人面前。因此,劳动过程的协作性质,现在成了由劳动资料本身的性质所决定的技术上的必要了。
    思考:在科学技术上,机器取代了人从事极为艰苦的体力劳动。从人类解放的角度出发,机器的出现有助于人类摆脱落后的生产状况,从而使得苦役得到解除。然而在世界工人运动革命早期,出现了工人仇恨机器和破坏机器的现象。从实践表面上看,这确实难以理解。若不阅读《资本论》莫约您也会被资本家的谎言说蒙蔽。这得从以下慢慢道来。

     
 楼主| 发表于 2020-1-5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20-1-5 11:39 编辑

                                            2.机器的价值向产品的转移
   
机器取代人力从事极为艰苦的体力劳动,机器解放了人类,却为什么在早期的工人革命中沦为被诅咒被破坏的对象呢?因为机器没有思想,能不能解放人类不是机器的意愿而是资本家的意愿。资本家不想解放人类,他不愿意这么做。
    资本家对机器趋之若鹜,因为机器极大缩短了必要劳动时间,使得创造剩余价值的时间突破性地增长了。机器能在极短的时间内生产出劳动力的生活资料,余下的劳作都属于资本家私有。
    马克思说:大工业把巨大的自然力和自然科学并入生产过程,必然大大提高劳动生产率,这一点是一目了然的,那么生产力的这种提高并不是靠增加另一方面的劳动消耗换来的,这一点决不是同样一目了然。像所有不变资本一样,机器不会创造新价值,它只是把自身的价值转移到由它的服务所生产的产品上。
    首先应当指出,机器总是全部地进入劳动过程,始终只是部分地进入价值增殖过程。它加进的价值,决不会大于它由于磨损而平均丧失的价值。怎样去理解呢?资本家在得到机器的那一刻,机器的价值已经作为旧的劳动价值凝结在机器中,成为了价值的化石。只有劳动是有价值的,那么机器的价值来源于生产机器的劳动过程中。机器生产出来,这个劳动过程就已经结束了。为此,资本家得到的机器属于不变资本而不是可变资本。机器的价值是在利用机器进行生产的资本家,他的整个使用      周期中一点一点地通过新生产出的价值消化的。因此,机器加进的价值决不会大于它由于磨损而平均丧失的价值。
然而,机器的价值和机器定期转给产品的价值部分却有很大得的差别。同一种机器,在同一劳动过程中反复使用的时间越长,这种差别就越大。只是在大工业中,人才学会让自己过去的、已经对象化的劳动的产品大规模地、像自然力那样无偿地发生作用。
    如果只把机器看做使产品便宜的手段,那么使用机器的界限就在于:生产机器所费的劳动要少于使用机器所代替的劳动。可对于资本来说,这个界限表现得更为狭窄。因为资本所支付的不是所使用的劳动的价值,而是所使用的劳动力的价值,所以,对资本来说,只有在机器的价值和它所代替的劳动力价值之间存在差额的情况下,机器才会被使用。生产资本家付出的工资是给工人的,不是给机器的。资本不需要对不变资产发工资。然而机器这种特殊的不变资产,它代替了一部分的劳动力。可仅仅代替不会使资本家使用机器,只有使用机器的价值远远大于所代替的劳动力价值时,资本家才会使用机器。否则,资本家亏损。所以在资本主义体系下,机器不但没有解放人类,反而使得资本家要拼命地利用机器发疯似地生产,以尽快生产出机器的价值和工人的必要劳动时间,才能达到尽可能多生产剩余价值的目的。
  

     
 楼主| 发表于 2020-1-6 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8 于 2020-1-6 10:57 编辑

                                                                           3.机器生产对工人的直接影响
                                     (a)资本主义对补充劳动力的占有。
                                             妇女劳动和儿童劳动   

    工业革命发生之前,做着当资本家梦想的货币占有者,他们长期在相互否定的二元相悖论中苦苦徘徊。若要增加剩余价值率,就得减少雇工人数。若要减少雇工人数,剩余价值量便会降低。资本家的梦想毫无希望、毫无前途。他们几乎要抛弃发财梦了!工业革命给人类解放带来了新的契机,机器可取代人类体力劳动,去创造出从前不敢想象的巨大财富。人们以为苦日子到头了!然而,资本家这个幽灵,他从潘多拉的魔盒中探出头来。他为了钱,已经禅精竭虑,他的“奋斗理想”几乎要枯竭了。然而这个魔鬼,当它探出头的时候,它大叫一声:“转机来了!时来运转喽!”
    资本家在对机器的理解同以上劳动者是完全不同的。机器能够减少雇工人数从而增加剩余价值率,机器还能同时大大增加剩余价值量。二元相悖论似乎“再也不相悖了!” 若让资本家在金子和机器之间做选择,他会毅然决然地选择机器而不是金子。金子是有限量的,而机器在“新理念下”所能创造的剩余价值是没有限量的。那些看到“苦役将结束”的劳动人民,被投入更残酷的水深火热之中。他们为了满足资本家的贪婪而劳作。他们创造的财富越多,资本家便越贪婪。劳动者陷入了“二元相悖论”。“我给您了这么多钱,您够了吗?为什么总是不够?”。贪欲只能越来越大,却永无尽头。这是被千年历史所印证的事实。资本家不会比历史先进。
    资本家要疯狂地生产,疯狂地套现,疯狂地纸醉金迷。不仅原先的劳动者被卷入了强度更大的劳动,如今连妇女和儿童都被卷了进去。
    马克思说:资本主义使用机器的第一个口号是妇女劳动和儿童劳动!这样一来,这种代替劳动和工人的有力手段,就立即转化为这样一种手段,它使得工人家庭全体成员不分男女老少都受到资本家的直接统治,从而使雇佣工人人数增加。为资本家进行强制劳动,不仅夺去了儿童游戏的时间,而且夺去了家庭本身惯常需要的,在家庭范围内从事自由劳动的时间。
    马克思下结论到:机器从一开始,在增加人身剥削材料,即扩大资本固有的剥削领域的同时,也提高了剥削程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论坛管理制度|小黑屋|手机版|免责声明|镇江论坛 ( 苏ICP备05002936号  

GMT+8, 2020-2-23 21:17 , Processed in 0.16987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